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青年诗词楹联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83|回复: 9

读龚自珍的三十三首情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29 21: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0:13 编辑

浅谈传统文学作品中女性形象的话语缺失与现代认同
——以龚自珍的三十三首情诗为例

王怀昭

摘要:龚自珍笔下的灵箫有独特个性,洋溢着人性之光,这是由于晚清等级制度的松动和“尊情说”的双重影响。然而,诗人笔下的灵箫形象不可避免地带有传统的男权思想和男性主体意识。中国道德文化中的等级制度决定了男尊女卑的两性关系,因此在古典文学作品中,传统士大夫理想中的女性形象是美丽温柔、贤良淑德的,处于从属地位。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女性,女性如何实现自我认同,五四以来许多作家在作品中作了有益的思考。
关键词:传统女性形象灵箫形象 女性 自我认同
Discussion on the lack of discourseof the image ofwomen and modern identity in the Chinese traditional literary works
- The thirty-three love poems of Gong Zizhen
Wang Huaizhao
Modern Chinese PoetryResearch Institute, Southwest University, Chongqing400715, China
Abstract: Lingxiao Gong Zizhen described has a uniquepersonality, filled with the light of human nature. This is due to t the doubleimpact ,one is the loosening of the hierarchy in the late Qing Dynasty ,the other is the respecting ofemotion. However, the image of Lingxiao Gong Zizhen described inevitably shows the traditional patriarchal ideology andthe male subject consciousness of Gong Zizhen. The hierarchy of the Chinesemoral culture determines the patriarchal gender relations. In classicalliterature, the ideal images of women of traditional scholar are beautiful,gentle and virtuous ,they are in the subordinate position. What is the realwomen, women how to achieve self-identity? Many writers in the works made ??meaningfulthinking since the May Fourth Movement.
Keywords: traditional image of women; image of Ling Xiao ; female;self-identity

一、龚自珍笔下的灵箫形象

      晚清时期的大诗人龚自珍所写的《己亥杂诗》中有三十三首是为妓女灵箫而作,为深情之作。在龚自珍诗中,“箫”的意象频频出现,“沉思十五年中事,才也纵横,泪也纵横,双负箫心与剑名”(《丑奴儿令》)。[1]P15“剑”和“箫”是代表了他的两大人生理想,即挽救衰世的宏伟志向与宁静自由、儿女情长的世俗生活。“箫”对于龚自珍的意义之大可见一斑。因此,当他在清江浦的酒席上看到带有“箫”字的灵箫时,便格外留意。与以往的许多次艳遇不同,这次他是动了真情,灵箫对他来说是个“致命的诱惑”。世间男女情怀在定庵的笔下随情而写,自得其面目。如第248首:“小语精微沥耳圆,况聆珠玉泻如泉?一番心上温黁过,明镜明朝定少年。”[2]P316灵箫的有如珠玉泉泻的甜美声音打动了诗人,让诗人不觉已如少年,内心的情感澎湃涌动。“珠玉”有纯洁之意,以玉比喻灵箫的声音,可见她虽为妓女,但在诗人心中她是纯洁无暇的。
      灵箫是美丽动人的,健康而富有生气,“玉树坚牢不病身,耻为娇喘与轻颦。天花岂用铃幡护,活色生香五百春。”(253首)[2]P319让画师都因无法画出其美而敛手,“云英化水景光新,略似骖鸾信渺身。一队画师齐敛手,只容心里贮浓香。”(258首)。[2]P323灵箫才华横溢,“眉痕英绝语谡谡,指挥小婢带韬略”(254首);[2]P320伶俐善言,“词令聪华四座惊”(246首),[2]P315可以比拟晋代的才女谢道韫,诗人自己都自愧不如,“道韫谈锋不落诠,耳根何福受清圆?自知语乏烟霞气,枉负才名三十年。”(263首)[2]P326灵箫懂得诗人心中的落寞,因而定庵可以对她倾诉,和她谈心,“谁分江湖摇落后,小屏红烛话冬心。”(250首)[2]P317更难能可贵的是,灵箫识得大体,激发诗人颓唐的心境:“风云材略已消磨。甘隶妆台伺眼波。为恐刘郎英才尽,卷帘梳洗望黄河。”(252首)[2]P318她可以说是定庵的红颜知己了。
       然而灵箫的脱籍问题让二人展开着往复的斗争。龚自珍发现灵箫的言行游离,永远埋着曲线的伏笔,“喜汝文无一笔平,堕侬五里雾中行。悲欢离合本如此,错怨娥眉解用兵。”(264首)[2]P327对于灵箫提出的现实问题,诗人采取逃避的态度,“豆蔻芳温启瓠犀,伤心前度语重提。牡丹绝色三春暖,岂是梅花处士妻”。(245首)[2]P314又有一首写到:“撑住南东金粉气,未须料理五湖船。”(246首)[2]P315并且,在诗后面的自注中,龚自珍写到:“此二章,谢之也。”然而龚自珍到底未能逃脱这场爱情的劫难,在某天的春心涌动使得他回去找灵箫,二人后来终于结为夫妇,总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龚自珍始终将灵箫当作平等地尊重与真挚地热爱的对象,而不是一个随意玩弄的青楼女子,同时,也是满腹才华的他政治抱负屡遭挫败后的一种情感与心灵的慰藉。究其原因,娼妓制度是构成中国古代社会文化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同是天涯沦落人”,士大夫与妓女具有同病相怜的关系。此外,在十九世纪的中国,压迫人民的专制统治和以纲常礼教为中心的封建文化,造成了社会停滞、民族落后,封建等级制度开始松动,男尊女卑的等级思想有所弱化。在这种社会背景下,龚自珍继承明代以来主情一派的理论,如李贽的“童心说”,并且深受戴震“情平”论的影响,从而提出了 “尊情说”。“尊情”的内涵是完整地彰显主体创作的独立人格和个性,完好地表露感情的人性本真诉求。他坚决反对宋明理学家把“情”看作是万恶的“人欲”的说法。在他看来,对于自然的,真挚的感情,不应当抑制它,而应该宽容它,尊崇它。“情之为物,亦尝有意乎锄之矣;锄之不能,而反宥之,宥之不已,而反尊之。龚子之为长短言者何为者耶?其殆尊情者耶!”[3]P232龚自珍这些思想在一定程度上包含有尊重个性,解放个性的意义,梁启超就认为“晚清思想之解放,自珍却与有功焉”。[4]P121这种尊情的思想渗透在龚自珍的诗里就体现为灵箫形象的难能可贵的人性光辉和独特个性。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9 21: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0:13 编辑

二、女性——男性主体的附庸

       但是从深层的文化心理来看,女性是悲哀的。不可否认,龚自珍的思想中带有一些晚清时期所特有的人性之光、平等之爱,但是他的情诗的书写依然可以看出他作为男性主体叙事人的男权思想和男性主体意识。这种男权思想和男性主体意识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龚自珍情诗所写的还是千年不变的“才子佳人”(或“郎才女貌”)和“老夫少妻”的爱情故事。这种才子佳人程式所体现的是女性对男性的物质和精神依附。女性的容貌和色相是她们的婚姻的筹码,灵箫就是靠她的年轻和美貌俘获了龚自珍的心。中国男人喜欢年轻貌美的女性,他们对女性的这种“女色”追求体现了一种极强的占有欲——希望女性在身心上都是稚嫩的,不具备自主性和独立性,从而能更顺从地被驱使和驾驭。
       其次,男性作为父权社会的主体,始终占据着话语霸权。在中国古典文学里,观看世界的角度一般是从男性角度出发,而忽略了女性这一非历史主体的欲望和主体性,两性关系中作为男人之对象化关系而存在的女性向来是失声的一群人。龚自珍虽然把灵箫当作红颜知己,但对灵箫提出来的脱籍问题采取逃避态度,无法以一种平等的眼光理解灵箫作为一个人,特别是作为一个女人的心理、情绪和欲求。生命的光彩在于生命个体自在自为的生存、人性的自由发展。正如康德所说,自由是唯一原始的人性权利。对一个风尘女子来说,卖笑的生涯是惨痛的、令人厌倦的,借一个有力者来脱去娼籍是一个风尘女子的基本的愿望。
       从根本上说,中国古代文化是道德文化。道德文化中的“道德”继承了西周确立的关于上下尊卑的等级秩序和亲疏关系的礼制,其核心观念是孔子所提倡的“礼”和“仁”。由于君主专制统治的需要,儒家思想被扶持为正统意识形态。作为儒家经典代表作之一的《周易》以中国古代独有的伦理视角论述人与自然的关系,以阴阳、乾坤为其主轴贯穿全书。男为阳为刚为健,女为阴为柔为顺,“阴虽有美而含之。以从王事。弗敢成也。地道也。妻道也。臣道也。地道无成而代有终也。”[5]P41从天尊地卑的论述,继而延伸到男尊女卑的两性关系,《周易》构建了其后中国传统社会所形成的男尊女卑的基本格局。此外,董仲舒将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和孟子的“父子有情、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等思想概括为“三纲五常”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和“仁、义、礼、智、信”。可见,中国古代父权制社会的等级制度和人伦秩序,是以宗法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家庭中男女性别统治为基础建立而成的,女性的地位无疑在最低等的男人的地位之下。女性被规定为父权社会中男性主体的附庸,她们向来处于从属地位。
       女性没有作为人的自我价值,她们的所有人生价值仅仅在于对男性的贡献。并且,作为一种潜在的、隐蔽的社会集体无意识的男权主义意识形态,始终对女性形象塑造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因此,在古典文学作品里,在阳刚菲勒斯审美机制中,传统士大夫对理想中的女性形象有着“刻板印象”,她们是传统士大夫的政治愿望的化身,温柔、美丽、善良、贤惠、痴情、节烈,不看重名利财富,可以为爱情牺牲一切。文学作品中的女性作为一种意象则向来被男性比喻为“菟丝花”(“君为女萝草,妾作菟丝花”)、“蒲苇”(“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秋扇”(“人生若只如初见,何时秋风悲画扇”),这更是体现了阳刚菲勒斯文化所赋予女性的特定的形象意义:女性是一种没有自我生命意愿、自我决策权利、自我行为体现和自我生命追求的被物化了的附庸。“女性只能是取悦于男人一时的被观赏、被玩弄、被践踏乃至被抛弃的被占有物,她不能也没有独立存在的权利和自觉”。[6]P18
三、女性的自我认同之路

        在父权社会中,在中国传统诗歌中,女性向来是失声的一群人,是“沉默无言“的,她们不断地被男性所书写。超越生物性别的、具有社会性别意义上的女性是被“父权制”的统治秩序、几千年来已经仪式化、格言化、心理化的父权制意识形态(如“三从四德”、祠堂礼仪)和道德伦理观念强制性塑造的结果。正如波伏娃曾在她的惊世之作《第二性》中写到:“定义和区分女人的参照物是男人,而定义和区分男人的参照物却不是女人。她是附属的人,是同主要者(the essential)相对立的次要者(the inessential)。他是主体(the Subject),是绝对(the Absolute),而她是他者(the Other)。”[7]P4~5
         那么,真正意义上的女性是什么样的?女性应该如何摆脱附庸地位,实现身份的自我认同?这里就涉及到什么叫“自我认同”。“‘自我认同’概念最早是由弗洛伊德提出的。Self-identity(自我认同)一词原意为‘相同’或‘同一’”。[8]P8查尔斯·泰勒认为自我认同就是“我是谁”的问题。可见,自我认同是对自我身份的确证和自我归属感的满足。从五四时代至今,许多作家已经在文学作品中作出了有益的反思和探讨。
       五四运动的妇女解放思潮强烈抨击了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父权意识,迎着五四运动的曙光,受男权社会压迫最深的女作家开始大胆反叛,从父权和夫权的阴影中走出来。以丁玲、庐隐、萧红、苏青、张爱玲为代表的女性作家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挑战男权的大旗,在作品中唱出了属于女性的声音,说出了女性在男权社会下的生存境况,展露了女性独特的经验和体验。然而,仅仅认识到女性是独立的个体是不够的,女性自我要真正实现自我认同,还必须从丈夫的父权奴役下再次出走。鲁迅笔下的子君走出了父权制的家庭而走向了夫权制的小家庭,她把自己的出走当成自己的解放,却从来也没有想过如何实现自己的完满的人格和自我。可见,把自己作为天生的弱者,需要男人的保护恰恰是父权社会中的文化所掘下的陷阱。十七年时期,女性自我的声音不是被淹没在宏大的历史叙事中,就是转变成男性化的叙述话语。而八十年代以来,作家在作品中始终在企图找寻女性作为女性的自我生命力量,而不是寻找“男子汉”、依靠男人,这触及到了对女性的终极关怀。比如,王安忆和铁凝的创作明确了女性自我的性别意识。王安忆企图思考和建构新的两性关系,“在‘三恋’和《岗上的世纪》,无论是性别的觉醒、性别的战争、性别的救赎,还是性别的蒙昧,都带着人性关怀的脉脉温情”。[9]P43而铁凝则注重揭示女性人性的丑陋和局限,同时也把男性拉到解剖台上,如《大浴女》中的方兢,《棉花垛》中的国。九十年代,女性写作的一个显著的特点则是母亲谱系的梳理(如王安忆的《纪实与虚构》)和母女关系的重新书写。进入新世纪以来,女性作家和女性主义研究者更认识到,女性解放并不是要战胜男人,相反,在某种程度上,女性的解放有赖于男性的解放,只强调女性的解放显然是不完整的。正如莫罗阿所说,“没有两性的合作,决没有真正的文明。但两性之间没有对于异点的互相接受,对于不同的天性的互相尊重,也便没有真正的两性的合作。”[10]P26
       然而,女性的自我认同之路还有多远,女性的完满人格和自我究竟该如何实现?这些是中国女性主义需要深刻思考的问题。

参考文献
[1]郭延礼著,龚自珍,沈阳:春风文艺出版社,1999.
[2](清)龚自珍著,龚自珍己亥杂诗注,[M[北京:中华书局,1990
[3](清)龚自珍著,龚自珍全集(上册),北京:中华书局,1959
[4](清)梁启超著,清代学术概论,[M]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 , 2006.05
[5]南怀瑾、徐芹庭注译,周易,重庆市:重庆出版社,2009.01.
[6]刘慧英著,走出男权传统的樊篱 文学中男权意识的批判,[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5
[7](法)西蒙娜·德·波伏娃著,陶铁柱译,第二性,[M]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2004.04
[8]孙计根,女性自我认同的人学探析,[J]中华女子学院山东分院学报,2010年6月第3期
[9]王艳芳,女性写作与自我认同,[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 2006.05
[10]安德烈·莫罗阿著,傅雷译,论婚姻,人生五大问题[M]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6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9 21: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0:13 编辑

这一年没什么文学素养的积淀,发篇已发表的文章,权当作一种安慰吧。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29 21:36:2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眼花,你就不能排下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9 21: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0:13 编辑

看着眼花,你就不能排下版……[/quote]
我错了……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30 10: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0:13 编辑

参考文献1.3.5没写英语符号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 21: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昭这写得挺深刻,拜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 22: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研究观点好!以红楼梦为对象来研究女性的文章多,从这样的单个男性的诗词作品来研究女性的形象与地位还是比较新鲜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6 16: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0:13 编辑

这是论文么?怀昭姐姐厉害呀!!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24 10: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0:13 编辑

看得眼花缭乱的同时深情膜拜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青年诗词楹联网 ( 渝ICP备18002747号  

GMT+8, 2018-10-18 19:31 , Processed in 0.18916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