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青年诗词楹联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14|回复: 6

学苑楹联概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7-27 11: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缘起
我写这篇文章也是即兴之由,然毕竟文出有因,姑且括为三点。一是我现在还是在校学生,常伴书声未曾废离,而今也算涉入联坛,自当歌咏以联,对学苑之联关注有加为是;二是欣慰于学苑联事日盛,借乘和风,初具大观;三是由业余探研书院楹联而始,以至渐入佳境,故借此机,将浅薄之思书于此间,以臻研学相长,并向大方之家请教。楹联之学,精深博大,浩瀚辉煌,非只言半语可以论道,故不辞鄙陋,拙笔概谭。且吟之联曰:“百花殷借三春暖,四座欣传七里香”。
        

(二)正名
之所以名之“学苑”而非“学院”或“校园”,抑或其他,也是考虑再三而定之。先区分“学院”与“校园”。“学院”是指固定场所内从事系统教育工作的科研机构(尤指高等院校);而“校园”顾名思义就是师生学习工作的那块场地,目前也仅适用于各类大中小学以及各种职业、专门院校。“学苑”之“苑”,本义上讲是皇家宫苑,从而引申为学术、文艺等荟萃之处,这样于其他相区别便有三点不同:其一,从时间界定上来说学苑包含意义更丰富,它既可是模仿西式教学的现代化校园,也可以是我国古代固有的官学、书院等;其二,从空间范围来看具体要求无须太明确的界定,官方主办的可以纳入,私人自创的或雅士交流之所也可以包含,也就由狭义扩展为广义;其三,从属性上划分,我们通过看“苑”字本义便能明白这层意思要更为广泛,凡涉及传播良善知识以达育人目的的地方,是不是都可以称之为学苑呢?这样也就免去了所谓条框限制,将其放宽便认识地更全面、更丰富,何乐而不为。正如庐山白鹿洞书院有联说到:“名教中皆是乐地,川流上自有余师”,又何必计较什么形义之辨,能通过这些佳联领略其中意会,便是真正明白,也如另一联:“门临知水、窗到仁山,坐来有许多真领会;鸟悦天机、花呈生趣,到此愁不做好文章”,这才是鉴赏佳联的旨要所在。所以学苑楹联便可以称之为在传播良善知识以达育人目的的活动中所产生的与主旨相关的楹联作品。

   
(三)流变
学苑楹联产生于楹联兴起之时,却要晚于学苑产生。我国从周朝便有了学校,春秋战国时日渐兴起,多为官办,称谓有庠、序、学等。《孟子》中有“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便是强调学校教育的重要性。历代官学,从创办意义上便是为统治阶层培养接班人,在另一层面也起到禁锢思潮、王化知识的作用,如江苏淮安学府对联:“马上文、胯下武,枚里韩亭,彪炳经纶事业;石边孝、海底忠,徐庐陆墓,维持名教纲常”便是真实反映;而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以书院为代表的私创学苑,亦包括精舍、书屋等在内。朱熹在被后世私学创办奉为纲领的《白鹿洞书院揭示》中说:“观古昔圣贤所以教人为学之意,莫非使之讲明义理以修其身,然后推以及人。非徒欲其务记览为词章,以钓声名、取利禄而已也”,将书院的价值取向予以注解,恰似白鹿洞书院联:“傍百年树,读万卷书”,朱熹自己也题一联:“日月两轮天地眼,诗书万卷圣贤心”以明此理。
再来看我们一般所说的大学、中学和小学。小学最初并非学校,而是指专门研究文字之学的训诂小学,因发于启蒙之故,便逐渐演变为初学阶段的学习,古代城乡社学、义学以及一些私塾、书屋便具有小学性质。所熟知的鲁迅先生幼年就读之三味书屋便悬有一联:“至乐无声唯孝悌,太羹有味是诗书”。古时大学则相对于“详训诂、明句读”的小学而言,主要讲治国安邦之道,按《大学》为纲要,开宗明义便提出“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又提出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八个条目,以修身为根本来进行教育。如古之国子监之类便可算是具有大学性质,与今之所谓大学不同。而中学的产生却随着清末官学教育的学制改革而来。晚清西学东渐,在借鉴教会学校的基础上,有识之士筹资兴建各类学校,当时的京师同文馆、福州格致书院等已具有中学的萌芽。1896年上海建南洋公学,分外、中、上、师范四院,其间中院便被认为是我国中学教育之始,而第一所公立中学则是1901年成立的五城中学,即如今的北师大附中。南洋公学校长唐蔚兰曾题校长室一联:“天地生才皆有用,他人爱子亦如余”被许多教育管理者引用,颇为著名。
如同中学产生一样,中国真正类同于现今意义的大学、小学及其他类别的学校,也是产生于那个动荡年代。1898年12月清政府创办京师大学堂并同时下令废官学、书院为学堂,近代学校逐步兴起,在借鉴西方办学理念的基础之上发展起来了中国独立的学校。1912年京师大学堂改名北京大学应该是一个转折,同这个转折一样的是民族命运的转折。从张百熙题京师大学堂联:“学者当以天下国家为己任,我能拔尔抑塞磊落之奇才”或许可见端倪。作为其间各类活动均不能少的楹联佳作,从唐宋书院到近代学堂可以说一直熠熠生辉,发挥着独特的作用。
说到这里,也不禁想起中国近代教育发展的坎坷历程,恰有一段故事为大家讲来。1862年洋务派创立我国第一所外语学校京师同文馆讲授外文并聘请了外教。时人因痛恨国仇,一切排外,便有人在同文馆创立之时题一联讽之,云:“鬼计本多端,使小朝廷设同文之馆;军机无远略,诱佳弟子拜异类为师”,且不论是否公断,仅凭这一副对联也有许多感叹,也许这正是洋务派虽“师夷长技以制夷”,却终落得败局的症结所在。


(四)明类
“彩笔凌云,腾蛟起凤;春风化雨,绽李开桃”。纵观学苑楹联,类别多样,内容丰富,堪称洋洋大观。笔者也仅凭浅薄之思粗略予以明类。若按时间分,自然分为古代、近代与现当代;按创立机构分,则为官办与私办两种;按教学内容可分为大众教育、专门教育和辅助教育;若按活动内容分,便为教学科研、教育管理、师生互动和专项活动、个体活动以及辅助活动。其间大多类别易于明白,笔者只是将个别做一注释:所谓师生活动类,不仅包括师生互相问答、师生互赠还包括教师中同事之间与学生中同窗之间的楹联活动,如徐特立赠青年学生联:“有关家国书常读,无益身心事莫为”便属于此类;所谓专项活动指因学校这个特定场合而产生的特定活动,最有代表性的如教师节、校庆、开学典礼等时创作的楹联,如教师节联:“备课攻书蚕咀叶,传经解惑茧抽丝”,大有“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之感;所谓个体活动前面也提及过,主要指文人因学苑活动而产生的独自活动,此类联语最常见的便属学习自勉联和书房题联等,像李大钊先生的“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范文澜先生的“板凳要做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和周总理学生时所题“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均是脍炙人口之佳句;所谓辅助活动,乃在于既属于其他联语若谈及学苑楹联时又须涉及的从属类别,或说对于研究学苑楹联具有辅助性的联语,如格言联中的学苑格言联、校训中的楹联式校训等。说起格言联最著名的莫过于“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这副了,而楹联式校训如浙江大学的“求是,创新”、南京大学的“诚朴雄伟,励学敦行”、中国政法大学的“厚德明法,格物致公”等,通过楹联特有的对仗美感,着力彰显着学校的特色,起到了锦上添花的效用。
   
   
(五)品性
楹联书籍始编于宋。朱熹弟子所编的《朱子全集?联语》虽不是专门联集,但其中也包含了有关学苑楹联的内容。也是从那时起,几乎各种联书中都可以见到学苑楹联的影子。而完全意义上属于学苑楹联范畴的联书则出现于清末,如清光绪十二年(1886)刻本《对课便读》、庄述祖所著《弟子联集解》以及后来的《船山学社联语录》等。建国后该类书籍多出于改革开放之后,主要为开展楹联教育服务的自编教材,如1988年王传明所编《初中语文一课一联选录》、单锦衍编《少年对联读本》,1989年钟一尚等编《中学生联语津梁》,1992年李丁生编《中学生对联入门》等;选录类书目如1989年陈海波编《中国书院楹联六百副》,1994年新疆出版的《当代教育界对联选萃》,1998年倪长贵编《校园对联集萃》,1999年邓洪波编《中国书院楹联》以及2007年解维汉先生所编《中国牌坊书院楹联精选》和谷向阳、刘太品先生所编《对联入门》等。就目前而言,有关学苑楹联鉴赏与理论研究方面的书籍还相对缺乏。之所以先谈楹联书籍而后品性,乃是认为此乃是品性之最佳载体,所载之道,抑或是出于先贤奥理,抑或是发自心声,俱是心血凝注,独到见识。
陕西解维汉先生为当代联坛名家,他在《中国牌坊书院楹联精选》导言部分中谈及书院楹联的艺术特色有三处,即:寄情以物,寓理于景和化道为文。对于学苑楹联而言,亦有其可取之处。笔者品其特性当为两点:一曰,以文化人;一曰,寄情于外。贯穿于这两点的主线便是突出其教育性的主旨。
其一,以文化人,可分为三个方面:感染之联、教导之联和劝戒之联。感染之联,如“我由辛苦中来,忆当年灯影机声,莫忘慈母;人以贫穷发愤,期此后乘风破浪,便是佳儿”,读其联语让人感动,催人奋进,其感染之力岂止一般;教导之联,如清杨昌浚题杭州万松书院联“人只此人,不入圣,便作狂,中间难站脚;学须就学,昨既过,今又待,何日始回头”,其勉励之情溢于言表,对于今世学子也很有借鉴意义。再如江苏昆山学堂联:“天下事不难为,且登玉峰巅,打开新世界;人之大莫如耻,要从亭林后,做个好男儿”,此处旧时乃顾炎武读书之处,作者书此联意在教导读书人要有顾炎武般“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气概。劝戒之联,如明胡居仁劝学联:“贵有恒,何必三更眠五更起;最无益,只怕一日曝十日寒”,此联劝人注重讲求学习方法,意味深长,青年毛泽东在湖南求学时就曾书此联以自勉。再如“北大之父”蔡元培先生赠北大学生联:“各勉日新志,共证岁寒心”也可算劝戒联语之佳品。
其二,寄情于外,当于这“外”字入手,可分为阐性于物、寓理于景和直抒己意(或是系念于人)三个方面。先说阐性于物,这也是中国文学惯用的写作手法,如嘉禾鳌峰书院联:“书卷莫教春色老,诗怀常伴月华开”,眼观于书卷,寄情在诗怀,显得生机勃勃。再如某人题赠教师联:“黑板一方,演绎幽微世界;讲台三尺,集成浩瀚乾坤”,借用最寻常的教学工具,讴歌了“太阳底下最光荣的职业”。其次是寓理于景,《唐宋诗举要》中言:“随意挥写得大自然”就是很好的解释。此类联语如清闵鉴题淳安瀛山书院联:“无穷生面青山在,不尽新机活水来”便是化用朱熹所作《观书有感》一诗:“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再如广西大学首任校长马君武撰题的彬湖联:“种树如培佳弟子,卜居恰对好湖山”,充溢着为壮乡培育佳弟子的教育理念。此外,是直抒己意或可称之为系念于人,如东至天然书院联:“一塔凌霄,用他砺志;十年树木,待我好音”,简洁明快,自信乐观。再如中南大学楹联研究所我国楹联学第一位硕士研究生鲁晓川在做毕业论文答辩时曾即兴口吟一联:“破土幸沾时雨化,凌云犹赖此园深”,抒发了作者既觉激动又深感责任重大的复杂心情,也讴歌了如今楹联事业臻臻日上的大好局面。
以上品类不足之处显然很多,所举之联对于整个学苑楹联来说可谓凤羽一翎,而其中还有更深学问有待吾辈勤研。


(六)轶事
我之所见,轶者,逸也,乃是饶有意味之故事,或是谐趣,或是叹息,或是警策,或是怡心。学苑之中,难免也轶事迭起,如学苑楹联者自然不免穿插其中,有画龙点睛之妙用。一来我材料有限,二来见识短浅,故疏录几事,以金、木、水、火、土五行命名,权当寄聊。
其一,属金之联事。名之为金,其实学苑之人是最不爱这“金”的。清代邓石如题其碧山书屋有一长联很是著名:“沧海日、赤城霞、峨嵋雪、巫峡云、洞庭月、彭蠡烟、潇湘雨、武夷峰、庐山瀑布,合宇宙奇观,会吾斋壁;少陵诗、摩诘画、左传文、马迁史、薛涛笺、右军帖、南华经、相如赋、屈子离骚,收古今绝艺,置我山窗。”全联涵盖古今,势从万里,岂是利禄金钱所能诱耳?林语堂先生曾给自己题过一治学联:“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气象恢宏,却可见玉振金声。不媚荣华,专心研学,此乃是华夏学人之共有人格,无论是“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的毅志,或是“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的胸襟,都演绎着浩瀚之学者风范。学苑之人,始终秉承着“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的信念,正如林则徐所言:“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其二,属木之联事。古人云“木欣欣以向荣”言其生机勃勃,于学苑之中若用来吟咏教育事业自是恰到好处。近代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主持北大时曾自题一联:“都无做官意,惟有读书声”明志。也是这时先生辞掉了国民政府高官以毕生精力投身于“甘做人梯培俊杰,但求薪火有传人”的教育事业,从而开创了北大未有之辉煌。只要有“为国而教,作人之师”的风尚,不怕树木不参天。当然,教师之联也不乏趣韵。有位数学老师去世,英语老师送去挽联:“为X、Y、Z送了君命,叫W、F、S依靠何人”,乍一看不知其意,若是明白其中恰用X、Y、Z在数学中有未知数之意,W英语wife(妻子),F英语father(父亲),S英语son(儿子)之意,便不可谓不妙。
其三,属水之联事。若说古之学苑联事,当首推朱熹老夫子。淳熙八年(1181),朱熹邀请其学术论敌、“心学”大师陆九渊来其主持的江西白鹿洞书院讲学。陆九渊以《论语》中“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为题慷慨陈词一番,令闻者动容。讲演后,朱熹不因论敌成见,亲自将讲义编为学生必读之物并为之题跋。由于朱熹身教胜于言教,从此中国书院便形成了“有学派,无门派”的自由学术之风。后来有人于故事发生之处题联:“书院中你讲一场,我讲一场,众言淆乱;庐山上释家几处,道家几处,二氏逃归”将此事记录下来。朱熹“海纳百川”或犹“水之善下”,故此便命之名为“水”之联事。
其四,属火之联事。若说火,则自然想起中国近代革命的星星之火。学苑之人历来都关注国家命运,无论何时皆未曾落后,其间佳作故事无数,此间只举两个特例,已见一斑。第一副联只有两个字,上联是个“死”字,下联是个倒着写的“生”字。此联作于九一八事变之后,各地学生去南京国民政府请愿,残暴的政府竟下令对学生开枪,面对着倒行逆施,在死难学生追悼会上,有人献上这幅中国楹联史上最短的楹联,表示“宁可站着死,也不倒着生”的高尚情怀。第二副联更为特殊:“?????,!!!!!”,上联只是一排问号,下联是一排感叹号。故事发生的情节同上面如出一辙,只是残暴更为残暴,以至到了敢怒而不敢言的白色恐怖,创作这副联,既是对当局的拷问,也是对民众的唤醒,而一排感叹号更突出了视死如归的革命气概。
其五,属土之联事。于土之事,大凡两种,或是破土而出,或是入土为安。学苑联话中,说来也巧,恰有这么两则老师与学生的故事。近代著名学者杨昌济欲以教育报国,并书联明志曰:“自闭桃源称太古,欲栽大木拄长天。”其任教湖南一师期间,觉青年学子毛泽东是可造之材,于是倾心培养,后来果不出其所言,“大木”得以拄长天。另一则说是近代国学大师张太炎老先生在其高足黄侃五十寿时赠之寿联:“韦编三绝今知命,黄绢初裁好著书。”谁曾想没多久黄侃便逝去人间,入土为安。后来好事者竟发现是太炎先生的寿联内含谶语,一个“绝”字和“知命”可能真像那么回事,当然太炎先生本意绝非如此,可这事遂成了联坛一段巧案。杨、章二先生均堪称名师,两联中也如我所命名一弟子破土而出成大木,一弟子入土为安成巧事,这是造化弄人,谁又能说得清这联语的魅力呢?


(七)书院
学苑联中类别繁多,我却单单将书院另作一节,一是确实喜好,二是于学苑楹联中其地位确实重要。
1923年,胡适先生在题为《书院制史略》的演讲中说:“一千年以来,书院实在占教育上一个重要位置,国内的最高学府和思想的渊源惟书院是赖……书院之废,实在是吾中国一大不幸事。一千年来学者自动的研究精神将不复于今日”。如今,却如先生所言,往事已成云烟,便希冀于书院楹联中找到一些昔日的陈迹,以涤心灵,神交古人。
中国书院始于唐。唐玄宗开元六年(718年)设正丽书院,七年后改称集贤书院作藏书之用。我国第一所讲学式书院当为江西庐山的白鹿洞书院,始建于五代南唐开元四年(940年)。那时的书院围绕着书而展开,文人们于此藏书、刻书、读书、讲学,不同于官办官学,其学术亦重自由、博纳、淡泊之风气。至于北宋,书院大兴,尤以庐山之白鹿洞、长沙之岳麓、登封之嵩阳、南京之应天四大书院盛名。这些书院是一个自由思想和学术独立的场所,不“钓声名,取利禄”,倡导“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之德,虽处江湖之远而“善谈世事,尚气大言,慷慨不少屈,而忧国悯时”。
提到书院便不得不再提朱熹,白鹿洞书院有一联:“名山大川,开万古文明之会;斯文正印,起千年豪杰之思”就是在歌颂朱熹。我们也可以说正是由于朱熹的所为才使得书院千年来得以传承而成为儒家文化的象征和儒学精神之寄托。朱子曾亲定《白鹿洞书院揭示》为后世奉为书院教学与管理之纲要,他也曾亲身示范,前面提到的其于论敌陆九渊互学互敬之佳话便在身体力行学者自由之风骨。他曾题数联于书院,如题白鹿洞书院联:“鹿豕与游,物我相忘之地;峰泉交映,知仁独得之天”。这也正是以“仁道”为核心的儒家人文精神内化于书院精神的表象;《孟子》言:“舜之居深山之中,与木石居,与鹿豕游,其所以异于深山野人者几希”,这同样也是物我相忘,豁达人生的胸襟。阅此联便可窥书院精神之面貌矣。
长沙城南书院有一联,只有四字:“岳峻,湘清”,与此相类,湖南天岳书院有一八字联略作补充曰:“天经地纬,岳峙渊渟”,两联有异曲同工之妙。语言形式的简洁不等于简单,刘知几说:“文约而事丰,此述作之优美者”,简单的构思将几个意象简洁的联系在一起,虚实相渐,荡气回肠,从另一个方面也是书院教育非功利、重自由的体现。
下面这副联世人几乎尽知:“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是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东林学者顾宪成题于无锡东林书院之联,几百年来,成为普天下学苑之人共同之座右铭。此联所含旨意应分两个层次:第一层,士人通过改造自身,完善人格,实现所谓修身、齐家,在此基础上又转入第二层次,将书院所奉行的“道”转化为统治秩序,最终实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大同理想。
但到后来,尤其是清朝,书院开始逐渐沦为政治体制中宣扬教化的组成部分,失去了那份原有的天真,从陶澍题四川摩云书院联便可看出:“化雨无私,忆往岁踏雪来过,曾话春风一席;摩云有志,愿诸生凌霄直上,勿忘灯火三更”,话还算说得含蓄,可是已经变了味道。
1902年,清政府下令取缔书院为西式学堂所替代,但书院精神却变成一种情怀,留在文人士子的血脉当中,以另外的方式一直连绵不息,回味无穷。
   
   
(八)进言
所谓进言,自是进楹联教育之言,故将这一节放在最后,也是希冀能与大家共鸣。
中国楹联教育几乎可以说是与楹联发展同步,萌芽于唐以前,启于唐,行于宋,盛于明清而繁荣于今。若以对句练习的产生便认为是楹联教育开始则楹联教育甚至早于较完整成联的出现。史上可举之例甚多,再不繁赘,只是民国时有一例,又不得不讲。
1932年,清华大学国文系主任刘文典请学者陈寅恪拟国文试题,陈出“孙行者”之对句,只有后来成为语言学家的周祖谟以“胡适之”相对获得满分。事后陈先生在《与刘叔雅论国文试题书》中说到:“对对子能表现中国语文特性之多方面,兹略分四条,说明于下:甲、对对子可以测验应试者能否知分别虚实字及其应用;乙、对子可以测验应试者能否分别平仄声;丙、对子可以测验读书之多少,语藏之贫富;丁、对子可以测验思想条理。故可藉之记拔高材之士也”。正是陈先生一文突出了楹联教育的重要性,鞭策后世之人一直在寻求于新式教学中将传统的楹联教育引进课堂,以达训练学生语文综合基本功之目的。
如今楹联事业方兴未艾,活力无限,各种楹联教育基地、学校也相继成立,有力地继承和传播了楹联事业。谷向阳、刘太品先生所著《对联入门》中指出:“加强楹联教育,在青少年中普及对联知识,培养和壮大青少年对联生力军,是保证对联文化后继有人的百年大计”,诚然如此,而我去搜集有关学苑楹联资料,拙笔促就这篇文章的意图,也是想对于楹联教育的发展尽些绵薄之力。
无论是各类考试中出现的对联试题,或是各种培训、教育机构的相继成立,还是以《对联学刊》《校园楹联报》等为代表的学苑楹联刊物的创办,都反映了社会对楹联走入学苑的重视。然这个路程毕竟也很难走,有些地方却有些不足,待于诸君共同探讨:
首先,目前缺乏统一的教育规划,包括中楹会在内,虽然在许多场合也多次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是可行的较为全面系统地长远规划或是方案还一直没有出台,这其实对于指导今后楹联教育事业的发展很是必要。其次,楹联教育队伍参差不齐。可以看出中楹会、中国楹联研究所及《对联》杂志社等单位虽然早已着手做这件事,可是全国教师队伍如此庞大,教育管理工作如此复杂,要进行此项工作,不请政府出面,个别组织恐怕是难以改善的,若是这样,工作便更为艰巨。第三,和上一点相似,是教材的问题。现在的楹联教材可以说是五花八门、百家争鸣,其中也不乏次品。如果义务教育阶段语文、数学这些教材可以谁用谁编,试问,教育部门又为何要统一教材呢?因为统一起来的积极性可能会更大些。第四,就学生而言,最核心的便是一个问题:“谁来教,去哪学,学了干什么?”其一“谁来教”,目前这些红火的楹联教育场所也仅是因为教育管理者或任课教师是铁杆联友才支持创办,若是换了地方换了人,便是没人管,没人教了;其二“去哪学”,虽然地方很多,但还是很乱,全国多少学校,也仅就中南大学等能数得过来的几个地方,而且多数还在“打游击”,要解决这个问题,便更复杂;第三“学了干什么”,这既是替社会问,也是替家长问,如今的学生学习压力太大,即便是非常热爱对联文化,又有多少时间,多少机会去学对联呢?有人提出建议说是在中小学穿插于语文教学当中,在大学开设相关选修课。先说中小学,这办法倒是个好办法,可实现中为什么在有些地方还是受阻,原因很直接,现在家长甚至学校都只认成绩,一个学生掌握基本的楹联知识要四五个课时,还不包括课后练习,而考试中就算出到相关试题也就是个3-5分,这样一算他们是宁肯去多教多学些考试分值大的重点内容;再说大学的选修课,我是深有体会,本来现在的选修课就基本成了学生修够学分的介质,多数学生根本不管开设什么课,只要能凑够学分就可以了,而学校要开设这门课既考虑受众还要考虑谁来教和教学成本的问题,这样下来,大学里开楹联课程的便廖若星辰。看来还是任重道远。
说了这么多废话,也觉得应该收手,只好抱列守阙,贻笑大方。或联云:于斯虽结敝帚字,至此甘当小学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7 11: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都是陈年旧文了,发到新坛里,沾沾新气象,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27 21: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strong: :ros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2 15: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1:23 编辑

太长了,复制回家,慢慢研究。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13 19: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1:23 编辑

来学习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16 00: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1:23 编辑

好文章!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1 21: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1:23 编辑

来学习,:strong: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青年诗词楹联网 ( 渝ICP备18002747号  

GMT+8, 2018-10-21 01:09 , Processed in 0.17707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