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青年诗词楹联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18|回复: 3

略谈中国武侯祠楹联之“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26 15: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1:20 编辑

略谈中国武侯祠楹联之“切”


林 鑫

《三国志?诸葛亮传》载,后主于“景耀六年春,诏为亮立庙于沔阳”。陕西勉县武侯祠因此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座纪念诸葛亮的祠堂。之后,四川成都、河南南阳、湖北襄阳、云南保山等很多地方陆续建立了武侯祠。它们在历史的长河中建筑规模与文化氛围都逐渐扩大。楹联在明代臻于繁荣,因此我们推断明代武侯祠就有楹联悬挂了。但由于历次历史灾难,雕刻或悬挂在建筑物上的楹联,同建筑物一起受到损毁。故现在我们了解到的各祠楹联,主要是清代中后期和民国时期产生的了。当今介绍武侯祠楹联的资料颇多,但编排格式一般都是首先列出某副对联,然后对此联中的某些典故进行解释,最后对全联进行分析,概括出内容思想。但这种讲解,没有从整体上使我们对武侯祠楹联的思想性与艺术性有个明确认识。或者说,没有表现出武侯祠楹联在众多名胜楹联、在各类三国文艺作品中的特色来。
清代梁章钜在《楹联丛话》中认为“工”、“切”、“雅”三方面,是楹联创作的具体要求,楹联鉴赏的重要标准。“工”即工整,即作品在形式上应符合对仗、平仄之创作基本要求。“切”一直是中国传统文学创作与评论中的重要标准。从楹联角度讲,是指在内容上要与所描写的对象相吻合,用梁章钜自己的话来解释, 就是楹联“不可移易他处”、“不能搬向他题”。要“切人”、“切地”、“切事”等。“切”在《楹联丛话》中出现频率也高于“工”与“雅”。“雅”则是在“工”和“切”的基础上对楹联的题材内容、语言、风格等方面要做到典雅、自然等,从而体现出作者的思想境界、修养才华等。笔者长期研读中国各地武侯祠楹联,发现其除了格律严谨,用语典雅外,还有个共同特征就是鲜明地体现出了“切”。相当部分楹联不单单大力颂扬诸葛亮的忠贞与智慧,用语往往还与所在祠堂的文化背景、楹联作者自身经历等密切相关。下面我们以一些楹联为例具体分析。

诸葛亮年轻时躬耕于南阳,但具体地点是今天河南南阳的卧龙岗还是湖北襄阳的隆中,这个笔墨官司打了一千多年。我们可以发现两处武侯祠中很多楹联,都表述了诸葛亮高卧时好为《梁父吟》之意趣,淡泊宁静之情操与刘备三顾茅庐之千古佳话等。同时它们之间又有若干差异,比如南阳武侯祠楹联中几乎没有“隆中”或“隆中对”之类的词,隆中武侯祠楹联中则很少出现“南阳”之类的词。
先看南阳武侯祠大拜殿三联:
此地藉卧龙以传,看丹江西抱、白水东环,只许长留名士隐;
斯人超雏凤而上,即莘野币交、渭滨车载,何如亲见使君来。
吕磻溪伊莘野王佐其才乎!继以宛琅琊得主常有,经纶丕焕;
齐鲍叔郑子皮圣门所许也,合之徐元直见贤能举,豪杰奋兴。
孙曹固一世雄也!何以吴宫魏殿转眼丘墟,怎若此茅屋半间,遥与磻溪而千古;
将相岂先生志乎!讵知羽扇纶巾终身军旅,剩这些松涛满径,如闻梁父之长吟。
几联都是针对诸葛亮而作的,当然“切人”。第一联以“此地”开头,描绘了诸葛亮隐居的卧龙岗环境,完全“切地”。下联讲其具有圹世奇才而受到刘备三顾出山一事,正“切事”。第二联“宛琅琊”也指诸葛亮,诸葛亮本山东琅琊人,后躬耕于南阳宛县,亦“切人”、“切地”。“徐元直见贤能举”也是见于《三国志》等史书,可谓“切事”。第三联“茅屋”、“磻溪”当然“切地”,联末的《梁父吟》同样见于正史。此外,南阳武侯祠最有名之联当是清代南阳知府顾嘉蘅所撰之联:
心在朝廷,原无论先主后主;
名高天下,何必辨襄阳南阳。
面对南阳人与襄阳人关于诸葛亮躬耕地的不断争议,身为湖北人又在南阳任职的顾嘉蘅特撰此联,力平众议。此联也“切地”,只不过同时切南阳与襄阳两地。再谈谈隆中武侯祠古今三副楹联:
隆中山有幸,龙蟠虎踞留遗貌;
大业功未成,鞠躬尽瘁感后人。
躬耕事未忘,终成伯业西川富;
三顾迹长存,赢得隆中草木香。
不识荆山贵璞,景升父子长遗笑;
若无玄德诚意,卧龙先生空抱膝。
联中“隆中山”是“切地”。“荆山贵璞”代指诸葛亮,荆山在今襄阳市南漳县西部,漳水发源于此。山有抱玉岩 ,传为楚人卞和得璞处。以“切地”表现“切人”。除“心在朝廷”一联外,如果列举的这些襄阳武侯祠与南阳武侯祠的楹联交换悬挂,则明显不合适。
成都是蜀汉王朝故都,成都武侯祠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武侯祠。故该祠历史上的楹联,往往从治蜀与兴汉的高度,对诸葛亮的人格精神、政治主张、军事思想进行总体概括与评价。以最负盛名的“攻心”联为例: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攻心”指是指诸葛亮南征,七擒七纵孟获,用“攻心”战术使其心服。“反侧”解释为“不安分,不顺从”。“宽严”是诸葛亮在《答法正书》中所论述的中心。他指出秦朝因刑法过严而导致天下瓦解,高祖刘邦反其道行之,仅“约法三章”。刘璋又过于软弱宽大,导致其统治结束。蜀汉初期的形势与以往均不同,应“威之以法”、“荣恩并济,上下有节,为治之要”,即从严治蜀。此联写作背景为1902年川西数县义和团聚众数千,与清军激战于成都近郊。清廷撤换了四川总督,派岑春煊担任。岑入川后,采用严刑竣法来镇压义和团和管理四川。岑的老师,时任四川盐茶道赵藩通过此联告诫岑要对敌方进行攻心策略而不是一味实行武力镇压,要审时度势而不是盲目地推行严厉的官吏管理制度。联中个个典故做到了“切人”、“切地”、“切事”。此联针对时事及时而作,正“切时”。
三国时期的今四川省大渡河以南和云南、贵州两省所在的南中地区,占了蜀国疆域的一半。诸葛亮在西南地区特别是云南地区的影响超过了任何一位古人,这与他“攻心为上”与积极安抚的少数民族政策有关。云南武侯祠自明以后数量增多,全省各府所辖的州、县大多都有武侯祠。嘉庆12年(1807),戍边文人、“岭南第一才子”宋湘任四川乡试主考,过泸水凭吊古战场时作下一联:
千秋出师表;
五月渡泸人。
此联后又被悬挂于昆明五华山武侯祠。道光年间云贵总督的阮元,同时又是长于考证,精通经学的经学家。他曾为昆明五华山武侯祠题下一联:
丞相天威,南人不复反矣;
先生若在,礼乐其可兴乎!
宋湘联中“五月渡泸”正切诸葛亮率兵渡泸水平定南中一事。而阮元之联悬挂后,当地士人大怒,以为他骂云南为蛮貊之邦,以士人等为孟获后人而不知礼乐,当即聚众二百余人,捣毁此联。之后人们就将宋湘之联悬挂在这里。阮元的上联用孟获语诸葛亮之句,可算做到“切”,但表露过于直白而产生了负面影响。这也为我们研究如何做到“切”提供了个反面事例。
祁山位于甘肃礼县东,连山秀举,罗峰兢峙,地扼蜀陇咽喉,所以成为三国时魏蜀必争之地。“六出祁山”是诸葛亮北伐战略行动的代称。甘肃各地武侯祠楹联中,不少联语颂扬了他为国家统一理想而执着奋斗、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顽强毅力。如陇南市礼县祁山堡武侯祠一联:
托孤苦老臣,鞠躬尽瘁师六出;
识时真俊杰,和吴敌魏鼎三分。
汉中历史悠久,是汉家的发祥地。公元前206年,刘邦以汉中为发祥地,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逐鹿中原,统一天下,成就了汉室天下四百多年。三国时期,这里是魏蜀两国兵戎相见的主战场,刘备在此自立为汉中王。诸葛亮在汉中屯兵8年,北伐曹魏,度过了他一生最为呕心沥血的岁月,最终归葬定军山下。“天下第一武侯祠”勉县武侯祠内有副清代四川唯一之状元骆成骧所撰之联:
此地始终关大汉;
何年将相似先生。
而离此不远的武侯墓内各殿堂楹联则有另一番意味。武侯墓内楹联林立,大多表现出作者对诸葛亮出师未捷身先逝的叹息和对武侯墓的瞻仰。如墓大门上清代嘉庆年间汉中知府赵洵之联:
水咽波声,一江天汉英雄泪;
山无樵采,十里定军草木香。
“水”指汉水。“山无樵采”出自《三国志?诸葛亮传》:“魏征西将军钟会征蜀,至汉川,祭亮之庙,令军士不得于亮墓所左右刍牧樵采”。千百年来,当地百姓一直不在墓周边樵采,保护着武侯墓和周边的环境,充分表达了对诸葛亮的热爱。
除此之外,一些社会名气较小的武侯祠内楹联也多多少少体现出了“切”的艺术特征。如重庆奉节武侯祠联:
巫山峡锁金川水;
白帝城排八阵图。
巫山峡、金川水、白帝城皆是当地地名,完全“切地”。八阵图是诸葛亮“推演兵法”,杰出发明之一,白帝城长江边的八阵图是我国三个主要八阵图遗址之一。

通过以上论述,我们知道各地武侯祠楹联的确符合了传统文论中“切”这一重要标准。总结起来有以下几点:
切人——楹联以诸葛亮为主要吟咏对象,切诸葛亮之姓名、身份、生平、官阶。这点不用多讲。
切时——这里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切合诸葛亮生活时代。二是切合楹联作者创作楹联所处的时期,楹联通常以古寓今。现存部分楹联是清末到民国这一时期产生的,这一时期恰是中国历史上大动荡大转变时期,半殖民半封建社会阶段。因此,诸葛亮的精神被赋于强烈的时代意义而在楹联中充分表现了出来。
切地——除了“切人”,楹联家们在创作中首先考虑这一点。诸葛亮是一位拥有多重籍贯,并在中国多个地区活动过的人士。中国中西部地区武侯祠较多,建有武侯祠的地区一般是诸葛亮活动过的地区。楹联往往会对此地地名、地理环境进行介绍。也正是“切地”引申出了“切事”。
切事——指楹联中记述了历史上曾经发生了的、与诸葛亮有关的重要事件。笔者在《楹联丛话的“切史”观——简评梁章钜有关“三国楹联”的论述》一文中还提出“切史”的概念,指楹联所述内容基本是史实,某些用语直接出自《三国志》等史书。“切史”归根结底就是“切事”,这里的“事”就是“史事”。纵观各祠楹联可以发现,几乎见不到“草船借箭”、“空城计”这种后世虚构之典故。
所以说,正是由于楹联内容上与所描写的对象相吻合,十分贴切,这才使不同地区的武侯祠楹联体现了各自的特色来。这也是很多武侯祠楹联流传很广的原因。那些放之四海而皆可的楹联,反而没有体现出特色,不会被人们广为传颂。因此,今天我们在鉴赏它们时,一定要把握好“切”这个重要特征,特别是“切地”与“切事”!当然楹联毕竟属于文学作品,楹联产生时间也距三国时代很远了,所以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切史”。对少数真实性有争议的事物或事件入联,如《后出师表》、七擒孟获等入联也是正常的;对诸葛亮精神有些过分地赞誉也是正常的。
为什么众多楹联都不约而同地表现了“切”的特征呢?笔者研究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从诸葛亮原始形象来分析。刚才讲到,诸葛亮是一位拥有多重籍贯,并在中国多个地区活动过的人士。他一生的众多亮点在后世仍闪耀着光芒。南阳高卧、荆州求学、隆中对策、托孤受命、勤政治蜀、南征北伐、五丈归天以及八阵图、木牛流马等创造发明,都是值得吟咏的对象。这就为创作时“切地”、“切事”等提供了客观材料。
第二,从楹联作者来分析。诸葛亮在封建社会受到了上至帝王将相、中至文人学士、下至布衣百姓的尊崇和祭祀,但这三个阶层尊崇诸葛亮的心态并不相同。在武侯祠题联之人,一般就是社会中层人士,包括巡抚、提督、知府、将军之类的官员和著名学者,其中也有少数民族人士。这部分人首先具有较高的学识,对三国政史有一定的了解,同时他们具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和积极的入世精神。因此,他们撰联时往往以历史为依据,将人生理想寄寓其中。这样作出之联,不仅切合史事,也切合作者自身之现实情感与环境。现在我们读起来也就不会感到联意空泛。
为了进一步说明武侯祠楹联“切”的艺术特征,我们还可以将它们与其他庙观祠堂的楹联作比较。古代佛寺道观数量巨大,但在这些宗教场所中,用语相同的联句颇多。类似“晨钟暮鼓警醒世间名利客;经声佛号唤回苦海迷路人”的联十分常见。此外,名人祠堂数量排在前三位的依次是关帝庙、孔庙、武侯祠。关帝庙联与孔庙联数量自然就非常多。关羽与孔子地位的不断提升,首先得力于封建帝王的作用。真实的关羽,并没有多少值得颂扬之处。“大意失荆州”、“走麦城”这些事情更不可能用楹联大加赞颂。而历史上先后有16位皇帝,23次为关羽颁旨加封,且封号一个比一个高。再加上唐代佛教弘扬与普及教义的借用,宋元讲史平话,金元戏曲的舞台表演,最后到《三国演义》的广泛传播,逐渐完成了关羽神圣化。春秋时代的孔子,一生活动范围远不如诸葛亮广,生平事迹后人了解也不多。因此,后人主要是针对神坛上的关羽与孔子撰联,不可能准确地切合有关史事、时间、地点。
让我们来看一些关帝庙楹联:
三教同心,忠恕慈悲感应;
上善若水,澄潜混沌浑沦。
浩气丹心,万古忠诚昭日月;
佑国福民,千秋俎豆永山河。
志在春秋,孔圣人未在刚者;
气塞天地,孟夫子所谓浩然。
大义秉春秋,辅汉精忠悬日月;
威灵存宇宙,干霄正气壮山河。
圣德服中外,大节共山河不变;
英名振古今,精忠同日月常明。
孔夫子,关夫子,万世两夫子;
修春秋,读春秋,千古一春秋。
乃圣乃神乃武乃文,扶四百载承尧之运;
自西自东自南自北,如七十子服孔之心。
赤面秉赤心,骑赤兔追风,驰驱时无忘赤帝;
青灯观青史,仗青龙偃月,隐微处不愧青天。
除了第二联作者是乾隆皇帝外,其他大部分作者要么姓名不详,要么知名度不高。这些楹联,都是针对关羽而作的,算是“切人”。关羽是“忠义”英雄的集中代表,是孔子所提倡的忠、勇、义的楷模。在“孔夫子著《春秋》”基础上,后人产生了“关夫子读《春秋》”。青龙偃月刀为唐代才出现的兵器。赤兔马在吕布战败后不知去向,并没有成为关羽的坐骑,同样为小说家之虚构。而联中的“日月”、“圣德”、“万古”、“千秋”等用词,读起来更使人感觉内容“大”而“空”,不着边际。这些楹联中的任何一副,放在任何一座关帝庙都可以。所以,它们并不“切地”、“切事”、“切史”。难怪《楹联丛话》说:“关帝庙联最多,世人皆习用《三国演义》语,殊不雅驯。”

值得一提的是,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文革”后,各地武侯祠和其他名胜古迹一样,也增补不少楹联以丰富祠堂文化内涵,一些武侯祠彼此之间翻刻楹联悬挂的现象比较常见。但这样出现了个问题就是同一副楹联悬挂在新地点后,不能准确体现出“切”的艺术特征了。
比如董必武同志1965年题写于隆中武侯祠联:“三顾频烦天下计;一番晤对古今情”。上联为杜甫诗句,下联为董老自撰。隆中是刘备三顾茅庐与诸葛亮发表《隆中对》高论的地方,也正是先有“三顾”而有“一对”,楹联叙事符合时间先后顺序。而成都武侯祠后来将此联复制后悬挂于祠堂过厅内。成都并非三顾茅庐与发表《隆中对》的地方,所以它悬挂在此就感觉不那么“切地”了。由于成都武侯祠名气超过隆中武侯祠,还有人误认为此联本来就是董老为成都武侯祠而作。又如南阳武侯祠大殿悬挂着从成都武侯祠翻刻的“攻心”联,这更不妥。联中明确有“蜀”一字,“蜀”指三国时代诸葛亮和楹联产生时代岑春煊管理的地区。除非联末写的是“后来治豫要深思”。现在还有人讲把“治蜀”改为“治国”就更好了。我们认为,将此联的哲理思想提升到治国的高度来看无疑是正确的。但如改为“国”,地域范围扩大,同样不“切地”、不“切人”了。


参考文献:
[1]冯全生.联说三国[M].成都:四川文艺出版社,1999.
[2]梁章钜.联话丛编?楹联丛话[M].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0.
[3]陈寿.三国志[M].北京:中华书局,2006.
[4]任先大.清代梁章钜《楹联丛话》研究[D].武汉:华中师范大学,2006.
[5]林鑫.《楹联丛话》的“切史”观——简评梁章钜有关“三国楹联”的论述[J],成都大学学报?社科版,2012(3).
拙作去年六月就写好了,现在才贴出来。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26 22: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粗看下,以后有时间再来仔细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31 08: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1:20 编辑

先收藏下,得好好看。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 22:2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孙曹固一世雄也!何以吴宫魏殿转眼丘墟,怎若此茅屋半间,遥与磻溪而千古;
将相岂先生志乎!讵知羽扇纶巾终身军旅,剩这些松涛满径,如闻梁父之长吟。
此联手法有点特别,学习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青年诗词楹联网 ( 渝ICP备18002747号  

GMT+8, 2018-12-19 11:44 , Processed in 0.17924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