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青年诗词楹联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45|回复: 4

论《也谈“对仗对称”的单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8-27 11: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1:23 编辑

  李先鸿先生就孙逐明先生《浅论对仗对称的基本单元》一文的论点“对仗修辞里的基本对称单元是‘字’而不是词或语素”提出不同的看法。孙先生的文章,我也不是完全的赞同,然而毕竟孙先生是用汉语的眼光来看汉语,并且注意到了楹联作为文体的一贯性和古人、今人在字、词上的分立。我并不苛求今人都去从用古人的角度理解古人,但我以为今人至少不应该以今人的目光厘定古人。
  我们所说的“词”有几个不同的内涵,普通语言学和专语语言学里的词不是同一个概念,词汇学和词典学对词又有着不同的标准,并且词汇学内部对词的描写还有着不同的标准。并且楹联里对仗的研究,又涉到共时和历时的问题,在这里,现代汉语语法体系并不完全的适用。
  词的基本单位是词素,考察词就要考察义项的区分与描写,使用的是义素分析法。
  而说到字,就要具体的区别“文字”和“字”,将这两个概念混淆是大部分人误解汉语中字与词之间的关系的原因。文字是语言的书写形式,其作用是通过一个书写符号的系统把语言符号记录下来,使语言的口头形式书面化。文字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文字仅仅是记录词的,只有词才是语言的本体。而字是音形义的统一,对字的理解需要音韵、文字、训诂上的考察,还要考虑同形、异体、古今、繁简等以它们之间的交叉。废除汉字,转用另外的一种书写形式,汉语就不可能存在,并且简化一下汉字也已经给汉语带来了很多的破坏。
  需要指明的是,“少数字,是不能独立表达完整的语言意义的”,就现代汉语来看,这个现象确实存在,然而我们需要具体的分析一下这些字的本字以及它们的产生和语源。如汉语里近代由日本过来的双音节词,它们本来是日语里的外来词,因为书写上的相同而被汉语直接或换读后拿过来使用。再如李先鸿先生举的三个例子:
圾,危也,同岌。如《孟子》,“于斯时也,天下殆哉,岌岌乎”,《庄子》,“殆哉!圾乎天下”。对“垃圾”一词还有疑问的,可以研究一下“垃”字出现的时间。
峥,同崝,山之切云者。嵘,山峻貌也。可见,“峥”、“嵘”两字独立起来是可以表达完整的意义的。如《战国策》,“于是赢粮潜行,上峥山,逾深溪”。二字复用使用并固定下来,仅从现代汉语看,似乎它们变得“不能独立表达完整的语言意义”了。
  玻,瓈玉名。璃,《魏书》,“波斯出金瑜石、珊瑚、琥珀、东渠、玛瑙、多大珍珠、颇黎、琉璃”,可见“琉璃”跟“葡萄”什么的一样,都是早些时候的外来词,而“玻璃”,则是更晚的外来词了。
  “而‘词’呢?一定是‘字’”,这句话让我想到了很多还没有文字的语言。哲学一点,形式一定表现着内容,而内容一定表现为形式,我是说“而‘内容’呢一定是‘形式’”还是说“‘形式’呢一定是‘内容’”?
  “天生二老看玄孙”,分明是个兼语,不知道怎么就成了复句了。
  “字相同而义别也”,还需要李先鸿先生解释一下“属借对中的一种”的原因,毕竟长得一样的字不一定都是同一个字的,比如“行”与“行”等等。
  金立鑫先生、白水振先生在《现代汉语语法特点和汉语语法研究的本位观》(《汉语学习》,2003年第5期)一文中对现代汉语语法研究的本位观进行了梳理,“确立研究本位的作用在于在研究者的操作平台上建立一个基本出发点或参照系,通过这个基本出发点的研究来解释其它各个平面上的语法现象。这一基本点最好能够具有下面几个特点,以满足研究者的需要:1)界线清楚,边界清晰;2)足够简单,内部稳定;3)能够连接起各级语法单位,在各级语法单位之间建立内在联系;4)其内部结构规则能够映射在该语言的各个平面上,或者通过其形式或意义上的推导能够解释该语言各个平面上的结构。”
  无论使用字本位还是词本位,目的都是为了更好的研究楹联的对仗,对楹联的规则作出更合理的描述。字本位与词本位哪个更好,需要在楹联的语言系统里实际验证,需要考虑楹联的语言古今贯通、文学性强、规范性弱的特点。詹卫东先生提出,“并非只有作为‘实体’的‘语法单位’才能充当‘本位’”(《以“计算”的眼光看汉语语法研究的“本位”问题》,《汉语学报》,2005年第1期),这一观点,或许对楹联的对仗中对称的基本单元的研究有参考的价值。
  就楹联这一文体来说,对仗并不仅仅是一个修辞的手段,更多的时候,我们需要从语用的角度来理解,需要明白古人的眼光和今人的眼光。
李先鸿:也谈“对仗对称”的单元
  读了《对联》下半月刊2008年第6期《浅论对仗对称的基本单元》一文,文中小结“对仗修辞里的基本对称单元是‘字’而不是词或语素,却是不争的事实”。略抒拙见,藉以商榷。
  一、字,是词的基本单位,也是代表词的声音单位。但所有的“字”并不等于都是“词”,如“垃”、“峥”、“璃”等少数字,是不能独立表达完整的语言意义的。而“词”呢?一定是“字”。所以说“对仗对称的基本单元是‘字’而不是‘词’”,这个肯定不当,如“垃”这个字,它能与谁配偶?可“水”却能与很多东西匹配,为什么?这值得三思。
  二、文中说,“许多现代对仗理论家认为对仗完全受语法的支配,因此对仗的基本结构单元应当和语法的基本结构单元相同,只能是‘词’或者‘语素’,绝不能是‘字’。”是否有理论家这样说,井蛙之我尚不知道。《联律通则》中有“结构对应”这一条,它所指的是“典型对式”,并非指“所有对仗方式”。如古时一寿联:
  人近百年犹赤子;
  天生二老看玄孙。

  上联是个单句,下联是个复句。又如边对:
  中天台观高寒,但见白日悠悠,黄河滚滚;
  东京梦华消尽,徒叹城郭犹是,人民已非。

  还有蹉对,并非都是两行之间一个字对一个字的,而是在典型对式的基础上变通对偶的。因为主语对主语、状语对状语……动宾结构对动宾结构等基本原理,是高楼大厦的奠脚基础。文中举李白诗句“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说,“在语法学家的眼里,‘红’和‘颜’是语素,‘白’和‘首’是词,它们语法级别不同,是不对称的”。如果这样去认定,“红颜”只是形容色,便失去指代作用了。一般“红颜”是人物的指代词,如“红颜薄命”。“白首”也如此。指代在修辞技巧历史中是悠久的。
  三、说到“字”对,《文镜秘府论》中指出:“字相同而义别也”,属借对的一种。然而又看这样的挽联:
  衡阳走个楹联老将;
  碧落多名笔杆新星。

  “杆”,古声乃平仄两兼字。“碧”何以对“衡”,“落”何以对“阳”?谁解释得清?还是“碧落”这个词方与“衡阳”对仗。以“字”作对仗对称的基本单元,难以成立。一句话,虽然词是由一个个字加起来组成的,毕竟“字”是词的基本单位。从语言节奏上说,也不是按“字”而是按“词”或“词组”表达的。
  不过,我体会为文者的目的是想从国学角度阐明自己的看法,出发点无疑是好的。然时代在前进,某些东西已经“外为中用”且取得一定经验者,可也。中国古代文化,也有被淘汰的部分,也有不可无复依傍的。

孙逐明:浅论对仗对称的基本单元
  古代对仗法度里,对仗语言的基本对称单元是“字”,而在许多现代对仗理论家眼里,对仗的基本结构单元应当是“词”或者“语素”,决不能是“字”。这个差别是对于对仗的本质特征的理解不同造成的。要理解这个问题,首先得明确对仗的准确定义。
  对仗又名对偶,它是修辞学里的一种辞格。“对”指对应;“偶”为成双,“仗”为仪仗,也有成双的含义。
  对偶由一对语义相关的诗化句子或句群〔被称为“上下联”〕构成;它利用成双出现在上下联各对应部位上的语音、语义、形式结构和其它方面的相同属性,以形成对称均衡的审美愉悦,并通过语义的呼应、映衬或对比来加强语言的表达能力。
  许多现代对仗理论家认为对仗完全受语法的支配,因此对仗和语法的基本结构单元应当相同,只能是“词”或者“语素”,决不能是“字”。须知,在语法学里,“字”不过是记录语言的工具,与语法是无关的;汉语若换成拼音文字,丝毫也不影响语法的分析。因此在他们的理论中,“字”与对仗法度是无缘的。
  实际上,对仗应当是一种修辞手段,它根本不属于语法范畴,语法仅仅是对仗修辞所采用的同义选择的手段之一,还有许多与语法无关的因素,只要能形成对称,都被对仗修辞所采用;其中,“汉字”所拥有的音、形、义全部都是对仗重要修辞工具,不可或缺。就汉字而言,它所拥有的音、形、义全部都是对仗重要修辞工具,不可或缺;汉字所特有的“字调”和方块“字形”的作用决不亚于“字义”,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其一,对称是对仗修辞追求的形式目标。对仗赖以成立的词句的对称均衡美,首先就是由方块字形构成的,若换成拼音文字,这种对称均衡美就不复存在;从这个意义上看,可以说字形是对仗得以成立的第一要素;
  其二、对仗最常用的修辞手法借对,首先就是“借形”,至于析字对、同偏旁对更是直接以字形作为修辞工具。
  其三、汉语格律文体所特有的平仄旋律美的结构单元是“字调”,而不是“词调”或“语素调”;
  其四,即便是单纯从语义角度看,基本对称单元也只能是“字”。   以“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李白《赠孟浩然》〕为例,在语法学里“红”和“颜”是语素,“白”和“首”是词,它们语法级别不同,是不对称的;而在对仗修辞里却都是对称等价的“字”,而且极工——“红”“白”是颜色字,“颜”“首”是形体门。不仅合成词是这样,连专有名词也大都这样,如地名“白花山”可对短语“黄叶地”,它们都是“字”的对称;甚至连音译多音词,人们都在利用审美错觉形成“字”的对称,如无情对里的“白兰地”对“黄梅天” 。
  因此,古代对仗修辞理论里的基础对称单元决不是“词”或者“语素”,而是“字”。
  当前流行的语法系统,主要是借鉴印欧传统语法系统创立的,在印欧屈折语系统里,语言语言基本结构单位是“语素”和“词”。当今有许多语法学家对此产生质疑,认为它们不符合汉语本身的特点,试图创立“字本位”语法系统,把“汉字”看成汉语的基本结构单元。不管这种理论最终是否能够成功成熟,至少在对仗修辞中里的对称基本单元是“汉字”而不是词或者语素,却是不争的事实。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27 21: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跟老师讨论下我最近的一联,后边用了“影娑”:
玉露金霜,蝉音递次秋声近;
飞烟漫雨,柳叶飘零水影娑。
有老师说挲字不可以单独用,我改了,分别把“近”和“挲”换成了动词“振”和“托”
但是我觉得这里我虽然用了一个单独的“挲”字,意思大家应该都能看明白的。而换了字后虽然也行,但总觉得违背了我的原意。
请问秝坣老师,这样的情况我怎么取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28 10: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1:23 编辑

联不是为了别人的认可而写,是为了表达自己而写~~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28 21: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联不是为了别人的认可而写,是为了表达自己而写~~
秝坣 发表于 2010-8-28 10:01:00http://bbs.zqslw.com/images/common/back.gif


谢谢秝坣老师教诲,赶紧献花花:rose 请茶:coffe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9 21: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王很深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青年诗词楹联网 ( 渝ICP备18002747号  

GMT+8, 2018-10-18 02:21 , Processed in 0.10310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