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青年诗词楹联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77|回复: 6

闲话名联(老文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3-24 21: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1:23 编辑

闲话名联


1.   新年纳余庆;
嘉节号长春。
这副对联被公认为中国历史上第一副春联。大意是说新年享受着先代的遗泽,佳节预示着春意常在。关于此联,至少有四种不同的记载:
《古今诗话》云:“昶子善书礼,因取本宫册府书云:‘天垂馀庆,地接长春’一联,文学于兹萌芽。”照此说,联语为“天垂馀庆,地接长春”,作者乃孟昶之子孟喆。黄修复《茅亭客话》所载同此。
《洛中记异录》云:“孟蜀于宫城近侧,置一策勋府,时昶之子喆居之。昶以岁末自书桃符云:‘天降馀庆,圣祚长春。’喆拜受,置于寝门之左右。”按此说,则联语为“天降馀庆,圣祚长春”,作者是孟昶。
《谈苑》云:“辛寅逊仕伪蜀孟昶,为学士。王师将致讨之前岁岁除,昶令学士作诗两句写桃符上。寅逊题曰:‘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按此说,则联语为“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作者乃辛寅逊。
《宋史·蜀世家》云:“孟昶每岁除,命学士为词,题桃符,置寝门左右。末年,辛寅逊撰词,昶以其非工,自命笔云:‘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按此说,联语与《谈苑》说同,但作者已是孟昶了。《宋史·五行志》和《蜀梼杌》所载同此。
此外,梁章钜在《楹联丛话》卷一开篇云:“尝闻纪文达师言:楹帖始于桃符,蜀孟昶‘余庆’‘长春’一联最古。······按《蜀梼杌》云:蜀未归宋之前,一年岁除日,昶令学士辛寅逊题桃符版于寝门,以其词非工,自命笔云:‘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然而,梁章钜对自己的看法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在肯定孟昶所作楹帖之权舆的同时,又心存疑虑地说:“但未知其前尚有可考否耳。”其实,纪昀却另有说法,《阅微草堂笔记》卷二十三:“蜀辛寅逊为孟昶题桃符‘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二语是也。但今以朱笺书之为异耳” 。看来,纪老先生是认为辛寅逊作的,非孟皇帝也。但从明清至今,人们普遍认同《宋史·蜀世家》和《蜀梼杌》的说法。
还是常江教授谨慎,他在《中国对联谭概》中指出:“把最早出现春联的时间定为‘五代后蜀’(935—964年)就可以了。”他并没有以肯定的语气说某人在某年题写了第一副春联,只是确定出大概一段时间。近年来,一些人(包括一些知名联家)宣称自己发现了比“余庆,长春”联更古的对联(当然不一定是春联)。仔细一查来源,要么出自明清时期地方史志、族谱家乘、私人钞本,要么是唐诗中的律联,且无其他资料作旁证,真是大煞风景哉!

2.  双手劈开生死路;
一刀割断是非根。
当今人们在讲明代春联兴盛时,便会大讲而特讲清代陈云簪(陈尚古)《簪云楼杂说》记述的故事:一年除夕,“对联天子”朱元璋忽然下旨,公卿与百姓家家须贴春联一副,然后他穿着百姓的服装出宫检查执行情况。偶然发现一家没贴春联,经询问,知道是一个经营阉猪业的人家,还没有请人写。朱元璋便亲自动手写下了上面那联。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云:“《簪云楼杂说》一卷,国朝陈尚古撰。······是编杂记琐闻,多涉语怪,足资考证者,惟述魏忠贤养女任氏昌称明熹宗皇后张氏一事耳。”今人论春联,往往忽视《四库提要》这段评论!我们也可以静下心来想一想,一个皇帝怎么会传旨叫别人贴春联,并为普通百姓写春联?当时交通、通信工具也不发达,即使要使全国人民都接到圣旨,至少也要提前十天半月下达才对。

春联起源于桃符,明代以前,是题写在桃木板上的,也没有“春联”一词。梁章钜在《楹联丛话》卷一开篇说:“朱笺书之者,则不知始于何时也。”梁大师学识渊博,也不知道用红纸书写的春联起源于何时。清代《元明事类钞·春联》、《通俗编·时序·春联》则对“春联”这一名称产生的时间进行了考察,认为就是在以红纸代替桃木板的明代初期。换句话说,我们在谈到“春联”一词的产生以及春联书写方式的改变时,应该和上面谈到春联在五代后蜀诞生一样,只能确定出个大概时间,并不能把这些强加到朱天子身上。

3.   世事洞明皆学问;
人情练达即文章。
《红楼梦》第五回讲贾宝玉在荣府上房中看到《燃藜图》旁的一联。意思是说:世上任何事情如果能够彻底悟透,便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能够处理好各种人情关系,即是值得称道的一篇大文章。贾宝玉这个封建叛逆者看了《燃藜图》和对联后忙说:“快出去!快出去!这一联表达的是儒家思想中的入世一面,也是封建道德标准之一。而《红楼梦》是通过塑造贾宝玉这个形象表达出强烈的反封建思想,因而此联是极俗的!没读过《红楼梦》的人往往曲解了曹雪芹老先生写此联的初衷,将它看作一副哲理联。甚至将此联作为座右铭或者书写出来悬挂在自己书斋中,岂不可笑哉?
4.与国咸休,安富称荣公府第;
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
山东孔府大门这副明代李东阳撰,清代纪昀重书的楹联,据说“富”字上面一点故意漏掉,以寓“富贵无顶”之意;“章”字中间一竖故意穿过了日字,以寓“文章通天”之意。其实,不管纪大才子有多聪明,书法有多好。“富”字少点,“章”字一竖拉长,都非纪某原创。中国书家出于各种书法或仿古等目的,对汉字的个别笔画进行增减、变形等都是常见的事。“富”少点从北魏以来就开始流行。北魏《元倪墓志》、《高贞碑》、《崔敬邕墓志》,唐代裴休《圭峰禅师碑》、柳公权《神策军碑》、宋代蔡襄《昼锦堂记》等书法史上的著名碑帖中的“富”字顶部都是没有一点的。“章”字拉长竖画的写法频率更高,汉代《曹全碑》、《石门颂》、宋代米芾《王略帖赞》、清代李文田“携来律韵清何甚,自著篇章古不如”楷书联等中的“章”字都是如此。由此可见,这是两个常见字的常见写法。只不过由于纪老先生是题写在孔府这个胜地的,所以产生相应的附会故事和精妙解说。进一步想,倘若此联为某佞臣贼子而作,可能就会产生相反的寓意和解释了。
5.
世外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
天下事了犹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
这副雕刻在四川成都新都区宝光寺(长江流域四大丛林之一)大雄宝殿楹柱上的对联,作者是清末金堂人何元普。尽管对它的理解,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大意无疑是说世间之事没有固定模式,做事不要钻牛角尖。笔者曾见到《楹联巨匠——毛泽东》、《毛泽东名联趣话》等书中,介绍毛泽东同志评价它“虽藏禅机,然不乏朴素的辩证法”,还建议“文革”中一位来川任职的领导到宝光寺读此联。笔者认为此说纯属无稽之谈!理由有三:第一,毛主席根本没有去过宝光寺。1958年3月“成都会议”会议期间,他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来到西南重镇成都,参观了武侯祠、杜甫草堂、都江堰水利工程等名胜,但未到宝光寺。未去过,当然不会观赏到这副楹联。第二:“文革”中,佛教文化被看成封建文化一部分,各地寺庙也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宝光寺因在周恩来总理的关怀下得以由军队保护而无损),毛主席肯定不会叫一个领导去读寺庙中的楹联。第三,四川很多老领导、老一辈文史学者都回忆“文革”中没有这件事。笔者仔细查阅了很多资料,包括有关成都名胜的楹联集,均未把此联与毛主席扯上任何关系。四川省楹联学会常务副会长、原新都文管所副所长冯修齐先生曾出版专著《宝光寺》、《宝光寺揽胜》,对寺中楹联搜罗齐备,评论精当,询为佳制,但仍未说毛主席了解这副楹联。综上,这副楹联无论含有多丰富的“禅机”、“辩证法”,也与毛主席无关。

5.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对上联“攻心”理解已达到共识,是指诸葛亮南征,七擒七纵孟获,用“攻心”战术使其心服。但关于对联中“宽严”,目前存在着三种不同的理解。“宽”主要是指诸葛亮对法正的纵容,“严”是指挥泪斩马谡。执这种观点的人最多。这里的“宽严”是诸葛亮在《答法正书》中所论述的中心。他指出秦朝因刑法过严而导致天下瓦解,高祖刘邦反其道行之,仅“约法三章”,汉末刘璋又过于软弱宽大,导致其统治结束。蜀汉初期的形势与以往均不同,应“威之以法”,从严治蜀。 武侯祠博物馆研究员罗开玉博士则认为,东汉末年,巴蜀地区豪族势力已发展到顶峰,有能力与地方政府抗衡。“宽”是指刘璋对土著豪族的政策是过于迁就,“严”是指诸葛亮领导蜀汉政权对土著豪族的政策走向另一个极端。这两种政策都导致失误。
关于此联的写作背景,通常的说法是1902年,川西数县义和团聚众数千,与清军激战于成都近郊。清王朝撤换了四川总督,派岑春煊担任。岑春煊入川后,采用高压手段,拼命镇压义和团。义和团首领廖观音等被捕后斩首。此后,小规模的起义此伏彼起,岑春煊皆一律镇压。四川盐茶道官员赵藩,一直认为岑春煊的作法过于“严”,多次劝谏无效后,于是在“光绪二十八年冬十一月上旬之吉”(即1902年11月30日)这天在武侯祠写下此联。而武侯祠博物馆馆员赵彬根据《四川通史》、《四川近代史》、《新都县石板滩乡志》等考证出被廖观音捕时间不会早于1902年12月30日,被斩杀时间是1903年1月15日。(参见赵彬:廖观音被捕杀日期辨疑——成都武侯祠“攻心”联撰写的社会背景,成都大学学报·社科版,2008年第6期,64—65页)也就说,廖观音被捕是在赵藩撰“攻心”联之后,两件事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既如此,那赵藩先生撰写此联有何用呢?民国胡君复《古今联语汇选二集·祠庙一》对“攻心”联有条注解:“赵为岑西林之师,彼时岑方督蜀,治主严厉,赵故借此规之。” 《古今联语汇选二集》于民国八年一月初版,离对联产生时间较近,因此这条注解应该是很确切的。撰联时期正是四川义和拳运动由盛到衰的转折的关键时期。赵藩和岑春煊在最终要平定四川义和拳的目标上应该是一致的,只是短时间内在具体政治步骤和军事策略上有分歧,赵通过对联就是告诫岑要对敌方进行攻心而不是一味实行武力镇压,要审时度势而不是盲目地推行严厉的官吏管理制度。从岑春煊后来在治蜀的各种表现来看,对联对岑的治蜀应该是有一定积极影响的。至于岑在离任之前将赵贬官一事,我们认为原因并非是岑春煊对“攻心”联的基本思想不能接受,而是对赵藩这样闹得满城风雨的笔谏形式一时让自已下不了台而不能接受罢了。

6.沧海日、赤城霞、峨嵋雪、巫峡云、洞庭月、彭蠡烟、潇湘雨、武夷峰、庐山瀑布,合宇宙奇观,绘吾斋壁;
少陵诗、摩诘画、左传文、马迁史、薛涛笺、右军帖、南华经、相如赋、屈子离骚,收古今绝艺,置我山庄。
这是嘉庆九年(1804)秋邓石如书于任城碧山书屋的一联,铺陈有序,气势开阔。但《明诗话全编》(吴文治主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中的《双清诗话》,记载此联已见明天启丛书本《快书》中的《晋麈》。梁羽生《名联谈趣》(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又说是明李东阳所撰,可惜没有举出书证。2006年在山西临猗县楚侯乡张嵩村,乔家第18代孙乔永旺展示他收藏的明末思想家、政治家乔应甲晚年所著的对联集《半九亭集》。乔应甲自明万历20年(1592)中进士即步入仕途,官至皇朝都察院右都御史。余德泉教授在08年“乔应甲楹联艺术研讨会”提交的论文《一部具有历史和学术双重价值的楹联典籍——<半九亭集>楹联初步探讨》指出邓联是将乔应甲的两联综合起来而作的:
清晨端坐坐无营,取架上左传文、马迁史、相如赋、南华经、少陵诗、右军帖、屈子离骚,开卷广胸中识见;
亭午高眠眠且觉,想世间沧海日、赤城霞、巫峡云、洞庭月、峨嵋雪、广陵涛、庐山瀑布,何地非物外逍遥。
闲翻迁史咏杜诗,芸窗内收古今绝艺;
坐对峨嵋环涑水,斗室中绘宇宙奇观。
请注意邓石如综合的这副对联,也并非全无创造。乔阁老第一联句脚平仄为“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基本符合马蹄韵,应该说明代已有人注意安排对联句脚“平平仄仄”两两交替。而邓综合两联将句脚平仄安排为“平仄平仄平仄”这种单平单仄交替。笔者认为这种单平单仄交替的情况只能看作是古今少数人对句脚的一种技巧性处理,并不能将它作为是与马蹄韵、朱氏规则并列的一种句脚声律规则。

8.一水抱城西,烟霭有无?拄杖僧归苍茫外;
群峰朝阁下,雨晴浓淡,倚栏人在画图中。
很多联书收录了昆明西山华亭寺山门这副楹联,联末写着“明升庵杨慎旧句,王伯纯补书”,其实这并非升庵公原句。升庵公原联是为云南巍山元觉寺题写的:“一水抱孤城,烟缈有无,主杖僧归苍莽外;群峰朝叠阁,雨晴浓淡,倚栏人在画图中。”杨慎撰写元觉寺的木刻楹联至今犹存。而清康熙年间重修华亭寺时,一位在昆明的巍山籍富商捐资镌刻上去的联句,将升庵公联中的“孤城”等几处作了改动。我们仔细品味就可看出,改动之联不如原联好。第一,“孤城”对“叠阁”,对仗工稳,语言生动。改为“阁下”,“城西”后,虽符合西山地理位置,但表达要直白得多。第二,“主仗”比“拄仗”含义比丰富,不仅有“柱仗”之意,还有“手仗主人”之意,云南博物馆所藏的杨慎遗物筇竹杖上面就刻有“中空外直,节劲心虚,主仗子题”12字。第三,“苍莽”本来合声律,但改为“苍茫”后,造成上联第二分句有四字连平。(参见冯修齐:云南巍山的杨慎楹联,四川省楹联学会会刊《联艺》,1999年第6期)
9.
此地可停骖,剪烛西窗,偶话故乡风景,剑阁雄,峨嵋秀,巴江曲,锦水清涟,不仅名山大川,都来眼底;
入京思献策,扬鞭北道,难忘先哲典型,相如赋,太白诗,东坡文,升庵科第,行见佳人才子,又到长安。
这副清代北京的四川会馆联,联界公认是李调元作。但原四川崇宁县,今彭州与郫县部分地区的旧时文人却流传着另一个说法:这是乾隆初年崇宁县翰林蔡时田所作。蔡时田,字修莱,号雪南,四川崇宁县人,乾隆壬戌(1742年)参加乾隆亲自主持策问的殿试,取为二甲第36名进士。外放授山东道监察御史。先后两次回京充会试同考官。1752年第二次会试时,因被发现与一名叫曹咏祖的考生有私通关节之嫌,被处腰斩。天资聪颖,记忆特强,诗文通达,著有《雪南诗钞》,并与当时学者董新策、彭端淑、许汝南等时相过从。彭称其诗“雪南学温李,晚乃刻意长吉,天分超绝,诗文皆有独造自得之趣”。 郫县的书法家、文史学者赵仁春先生1999年还在成都送仙桥艺术城见到蔡时田送郫县许水南一联。应该说依蔡时田的文学水平为北京会馆作出这样的一副好联是不成问题的!四川省诗词学会副会长郭定乾先生家乡旧时也属崇宁县,他青年时期的书法老师彭蕴涛先生尤主张此联是蔡所作。当别人问起根据时,先生总是很自信地说这是从他的父辈和老师那里得来的。彭父亲是一名秀才,彭的业师易象乾也是清末崇宁县拔贡。当地文人代代相传至今!(参见郭定乾:漫话北京四川会馆联,四川省楹联学会会刊《天府联苑》,2007年第4期,2223页)
笔者认为:上联漫谈家乡的景物,下联叙述故乡的著名人物,说北上到京城是为国献策,尽力学习先辈的光辉典范。请注意“升庵科第”指明代杨慎中状元。联末“行见佳人才子,又到长安”意思是说今又见到家乡才子联翩而至。蔡时田两次回京充会试同考官,第二次任内帘监试御史,以他的当时身份肯定是希望从家乡来京的才子们能多几个榜上有名的,能像杨升庵一样能高中状元,光耀故里,以后为国效劳。而李调元历任广东学政、直隶通永道,并没有在京任过考官。所以一般不会写出“升庵科第,行见佳人才子,又到长安”的语句来。

   已载《天府联苑》2010年第1期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6-2 22: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ros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6-3 13: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6-19 00: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高点,大家来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6-19 00: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林兄博客上看过一遍,再来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6-22 23: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里人的空间也有很多好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6-23 08: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鑫 于 2016-7-19 11:23 编辑

学习点评,更容易吸收联的内涵!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青年诗词楹联网 ( 渝ICP备18002747号  

GMT+8, 2018-10-21 01:35 , Processed in 0.18052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