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青年诗词楹联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2|回复: 1

[性情] 陇上青年联家联题成县杜甫草堂,楹联研究硕士精彩点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3 12: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陇上青年联家联题成县杜甫草堂
楹联研究硕士精彩点评


       杜甫草堂,又称杜公祠,坐落于陇南成县县城东南3.5公里处的飞龙峡口。是一组纪念唐代伟大诗人杜甫流寓同谷的祠堂式建筑,也是国内现存三十七处“草堂"中历史最久的一处。
        唐肃宗乾元二年(西元759年)十月,杜甫离开秦州(今天水),到达同谷(即今成县飞龙峡),在峡西的西岸选择了一处面对峡谷山峰,避见向阳的山坡地,营建了简陋的栖身草堂。因此,杜甫草堂成为诗圣辗转甘肃陇南的一个足印,诗人在这里留下了许多优美的诗篇,并由此向南进入四川。后人为纪念杜甫,在居住的旧址上立祠建堂。后来经过宋、明、清,民国年间几次修建和补茸,草堂才逐步美轮美奂,初见规模。现在草堂内还留存有南宋光宗绍熙四年(癸丑)宇文子震刻写的诗碑,明世宗嘉靖九年(庚寅)和十九年(庚子)立的两座诗碑,及明神宗万历四十七年(已未)立的《重修杜少陵祠记》碑石等十多处。近年,成县兴建扩建,是人们怀念诗圣,饱览自然风光的清幽恬静理想之地。


        我贪美景而来,幸云蒸霞蔚,水阔山环,天宝秋遗同谷口;
        堂念先生以起,看世上疮痍,心中社稷,茅屋歌筑凤凰台。
——刘  明  

点评:此联每比共由三个层次组成,衔接自然,错落有致,上联“天宝秋遗同谷口”颇具才力,无理而妙;下联“堂念先生以起”巧对“我贪美景而来”,“茅屋歌筑凤凰台”巧对“天宝秋遗同谷口”,年号、地名、诗名化用自然。所不足者,“云蒸霞蔚,水阔山环”、“世上疮痍,心中社稷”虽见功夫,皆成句中自对,但以上下论之,则词语结构上略有出入。猝然读之,也不失为好联。


        天下事本自无奇,只因野老拾遗,倒教草诗垂百世;
        以前人可真有趣,纵是茅屋避难,也能佳话到千年。
——刘  明   

点评:此作上下联劈头奇句横出,且对仗基本工稳,直欲人拍手叫好,下联“纵是茅屋避难,也能佳话到千年”尤胜,合情合理,令人心服口服;“野老拾遗”与“茅屋避难”对之也巧,但“以前人”过于俗白,对“天下事”略显不足,叹为微瑕。上联中“只因野老拾遗,倒教草诗垂百世”却不能立见茅屋避难而佳话千年的妙趣,虽与起句“天下事本自无奇”前后相承,但因果出入,简化少陵心血,令人为杜老叫屈。


       为庶民立命,为天地立心,萍梗生涯,波澜诗史;                     进以望长安,退而契西蜀,千秋俎豆,数亩河山
——郭宝银  

点评:此联句佳、语妙,有气势,有总结,有突出,粗笔勾勒,细处传神。每比各由两层组成,前后相望。句多古朴气,颇具古人面目。但对仗之间,略显粗疏——“进以望长安,退而契西蜀”实为本篇极出彩处,但与“为庶民立命,为天地立心”多有不合,且“庶民”实不及原句“生民”精切,令人为作者抱憾!其余大体皆安,固不可复以学究气论之。“萍梗生涯,波澜诗史”、“千秋俎豆,数亩河山”,令人涵咏不尽!


流寓任平生,湖山幸得草堂主;

匡危犹健笔,民瘼何如天宝年。

——郭宝银   

点评:此联虽短,但一字足以当他人数百字,迥出尘外,遥领先声,“流寓任平生”寥寥数语,占别人多少地步!杜氏一生飘摇之状可见一斑,因而遂有成都草堂,有同谷草堂。杜氏“流寓”虽为自身之不幸,然而却为湖山之大幸,因祸得福,令人为此老哭笑两难,感慨系之。然而草堂毕竟为其于江山偶然所留之胜迹,杜氏之感人至深者,还在于其匡危之健笔,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天宝民瘼甚深之际。此联一扫杜氏衰飒之气,难得见其精神,亦为杜氏匡补俗见!



        蹒跚步久迫甘川,风雨筑茅庐,古者草堂,今之胜概;
        贫病身多经困顿,江山酬野老,诗名陇右,光耀寰中。
——赵永杰  

点评:固以前副作品将了结这桩公案,及见此联,又觉更胜一筹!此联对仗工整,句式灵活多变,才力、神思、识见皆非众人所能逮!“蹒跚步久迫甘川,风雨筑茅庐”两句,状此老飘零惨淡之情如在目前,原来美其名曰“草堂”,实为风雨中所筑之“茅庐”,套用作者之言而言之:“今者草堂,古之茅庐”,似有些许戏剧性,沧桑感。草堂仅其寓所,落脚点仍然在人,什么样一个人呢?以“贫病身多经困顿”,这大概是杜氏留给我们最深刻的印象——“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但正以其坚韧不拔之志——“有心人,天不负”,遂有江山相酬,而“诗名陇右,光耀寰中”则是江山对其最高的褒奖。当推为魁首!


        莫谓途遥地僻,恰来时陇水陇山,草庐曾许诗魂驻!
        长哀国乱民艰,怅去处蜀关蜀道,椽笔直教风雨惊。
——赵永杰  

点评:此联构思精巧,概括有力,令人眼前一亮。“途遥地僻”正是同谷草堂写照,“草庐曾许诗魂驻”全因“诗魂”二字生色,于是草堂之丰功伟绩不言自明。“长哀”对“莫谓”十分自然,全无匠气。“恰来时陇水陇山”与“怅去处蜀关蜀道”又是此联出彩处,不但工对,而且切情切事,同谷草堂只是此老一来一去之间的暂寓之所。但离开这里以后,其诗作逐渐登峰造极,或许是拜这里的天地灵气所赐——“椽笔直教风雨惊”。无可挑剔,洵为佳作!  



草木未枯,下笔风神同此老;

山河犹在,落花时节愿逢君。

——王家安  

点评:此联下联较胜于上联,显然先上联而得之,“落花时节愿逢君”化用杜诗“落花时节又逢君”,虽然一字之易,但情境全然不同,承前面“山河犹在”而言之,若见杜氏若干怀抱。上联中“下笔风神同此老”也是绝妙好句,只是与“草木未枯”共言,其义不甚明晰,令人费解。或是在下浅陋,未能详勘。

  

       跋涉本艰难,亦是此山河命薄,留不住潦倒伶仃一诗者;        
        探寻多感慨,愿将其草舍灯传,再休负忧民恤国千古贤。
——王家安  

点评:“跋涉本艰难”“探寻多感慨”,此二句已彰一从古人写来,一从今见视之,脉络分明,对语自然工切;“亦是此山河命薄,留不住……诗者”诚为作者之“多情语”,于杜氏之怜呼之欲出,吾人谁又不然哉?盖言他人所欲言,又言他人之所未言,下联又为多情语之余绪,但风神略不及前者。若“留不住”“再休负”为领字衬语,其平仄可不必深究,然以下七字之平仄应当妥善安排,遂使此联略显粗疏。



        妙笔瑶章,于同谷著诗话史,忧黎民疾苦;
        文人雅客,叹先生羁旅侨居,感岁月蹉跎。

——柴旭龙  

点评:此联与前副作品结撰较相近,亦为分古今言之,其中上联最见功力。“妙笔瑶章”已为绮语,“于同谷著诗话史,忧黎民疾苦”更是推陈出新——同谷所传诗作,自然也是一部忧国忧民的诗话史。然而下联下笔显然过于草率,稍欠思量,“羁旅侨居”对“著诗话史”显然不合,为作者抱憾!


湖山有幸,草庐花径襟怀共;

际遇堪怜,春望秋思涕泪多。

——朱金秀  

点评:“湖山有幸”“际遇堪怜”两句极具概括力,只此八字亦足以隐括杜氏一生,而草庐正是“湖山有幸”的典型产物。但相对于下联中的“春望秋思涕泪多”而言,“草庐花径襟怀共”虽属情语,表现力却稍逊些许。总体而言,也是一副佳作。


        蜀道自艰难,况前途万里,旧友未寻,且愿先生,此间少驻;        
        中原多战事,伤古郡千秋,草堂犹在,长思夫子,何日当归。
——王小石  

点评:此联亦为难得之佳作,推陈出新,自具个人面目,如花香似清风,使人喜闻乐见。上联如对杜老当面叮咛之语,其挂怀,其安排,于情于理,十分妥当;下联又如在杜老离开或是逝去时的悼念之词,人去堂空,思念至极,呼归顺理成章,然而果真能归耶?令人徒生怅惘罢了。



        春畦乱水,野寺垂杨,时或赋新诗,自叹东风随客老;
        剑引杯长,书烧炬短,偶然逢旧友,独留陇月向人圆。
——吴生春  

点评:读此佳作,令人惊异于作者的才气与才情,其干练,其飘逸,无不令人拍案,句句皆成妙语,尤爱其“自叹东风随客老”与“独留陇月向人圆”两句。此联应作成于作者灵感喷涌之时,兴味浓烈之际,一时自怜自赏不迭,故而未能将“春畦乱水,野寺垂杨”与“剑引杯长,书烧炬短”融为一体。为作者一叹!


集句

        柴门古道旁,岁月阴阳催短景;
        锦里烟尘外,春光懒困倚微风。
——吴生春  

点评:此联四句皆集杜诗而来,用之以写杜甫草堂足见其用心和熟读杜诗。集句成对实属难得,而况能对仗工巧乎?个别地方更不应以工拙论之。当然,集句也存其弊,即易表意不明,一般若非深解其诗,读者便不知所云。上联可以看作是作者在同谷草堂的写照,下联是成都草堂的写照,一喜一悲,一明一暗,两相对比,自成妙趣,堪称佳作。



        野老但生虞,歌悲弟妹,志同高李;
        江山何隐迹,四壁诗中,万丈潭旁。

——秦雨欣(女)  

注:歌悲弟妹:杜甫在成县曾作组诗《同谷七歌》。这首七言组诗真实而形象地记录了杜甫一家困居同谷时艰苦卓绝的生活。描写了一家人惨不忍睹的遭遇和骨肉分离的巨大哀痛。

点评:此联从细处着笔,主要着眼于同谷生活,依据于这一时期的作品《同谷七歌》和《万丈潭》。上联说老杜在同谷生活艰难,同时也挂念远方的弟妹,但是如何“志同高李”却是令人费解的。下联说在杜甫这一时期的作品中已不见家国如何,满篇都是他自己穷困潦倒的生活。视角独特,但用语方面尚需推敲。

         


        饮啄问路,不料猿饥鹤唳,枯木萧萧空绝壁;
        拔剑起蒿,再看同谷新祠,清溪缓缓复平流。
——杨  甜(女)  

点评:上联写同谷生活,下联写今日草堂,“饮啄问路”与“拔剑起蒿”皆为妙语,似乎才力于此已尽矣,“再看”之时,已然捉襟见肘,“同谷新祠”与“猿饥鹤唳”更是无法相对。



孤苦凄惶一甲子;

诗情风骨两千秋。
——朱彦赟  

点评:此联言简意赅,对仗精巧,若以杜甫为题,当属上乘,然而于同谷草堂言之,不甚了了。若细究之,则“孤苦”与“凄惶”意多相杂,未若“诗情”“风骨”之泾渭分明也。


霞飞雾落,草堂但聚圣贤意;
山带水环,野老长求天地心。
——朱彦赟  

点评:“霞飞雾落”与“山带水环”皆为景语,于写景倒也文理可表,至于上下后两句所承言语则用语平平,思维紧促,无甚新奇处,当属仓促交差,未及深思。



天地襟怀,诗倾凤水;

江山代谢,史炳龙门。

——徐维强   
注释:凤水——杜甫草堂所在青龙峡,古称凤溪水。龙门——杜甫在此地曾创作出《龙门镇》等诗篇。另嵌“诗史”二字。

点评:此八言佳构,颇费心机,前后有虚有实,有大时空有小遗迹,实在虚中落,小在大中存,身心全然只在同谷草堂中。但“襟怀”与“代谢”二词词性似乎略有出入,可继续加工。


  饥鼠绕床,蝙蝠翻灯,在龙蛇影外,风雨声中,漫把赤魂碧血,凝为紫电青霜,传泣鬼雄诗,惊人壮语;

       萍身居野,寸心忧国,念烽火城西,旌旗蓟北,空搔斑鬓白头,都作冰河铁马,梦连天号角,驱虏神兵。
——陈晓强  

注:1.饥鼠绕床,蝙蝠翻灯:语出辛弃疾《清平乐.宿博山王氏庵》:“绕床饥鼠,蝙蝠翻灯舞。屋上松风吹急雨,破纸窗间自语”,盖以此推想老杜当时情状。

2.龙蛇影外,风雨声中:语出辛弃疾《沁园春.灵山斋庵赋》:“吾庐小,在龙蛇影外,风雨声中”。

3.紫电青霜:语出《滕王阁序》:“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盖为武器,同上句“赤魂碧血”连用,意在说老杜以血泪、生命在写作,所以格外触目惊心。

4.泣鬼雄诗:老杜有《寄李十二白》诗曰:“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此处移来说老杜自无不当。

5.惊人壮语:盖因老杜曾自言“语不惊人死不休”,后世观之,此老果践其言。

6.烽火城西:烽火原用杜诗“烽火连三月”之意,王昌龄有“烽火城西百尺楼”之句,因借其语。

7.旌旗蓟北:用杜诗《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中“剑外忽传收蓟北”,推想其情。

8.空搔斑鬓白头:意出杜诗“白头搔更短”。

9.铁马冰河:用放翁“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诗意。

10.梦连天号角:化用辛词《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本人作品,此处不作评论,惟以用典取胜。



        斯时避乱,已不觅桃源,蓬转苦吟同谷泪;
        何处栖身?得先居陇地,心忧更寄草堂诗。

——赵  骏  

点评:此作上联意在说明此时生活艰难,绝非世外桃源,所有的只是人世的艰辛,既为写实,但写实中又见新奇,在于“不觅桃源”数语;下联点明杜甫在避乱中栖身草庐,而同谷草堂在时间上实为天下第一草堂。此联构思精巧,中规中矩,不失为佳作。


草堂犹在,依稀能辨旧时景;

盛世当前,何处再寻杜少陵?

——高  浩  

点评:此联以今追昔,以草堂追溯生活环境,以人物追溯时代背景,且将对人物的追思与呼唤推向主调,思路清晰。用语也极自然,所取角度也自出机杼,让人耳目一新。然而愚以为“依稀能辨旧时景”一句还可以继续推敲,可以更精炼一些。



本期点评:

陈晓强,1989年生,甘肃省楹联学会会员,山东寿光市国学研究会研究员,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2013级汉语言文字学研究生,有《磨月坊骚屑集》。硕士毕业论文为楹联写作研究方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3 16: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波简直高能!!学习了{:4_26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青年诗词楹联网 ( 渝ICP备18002747号  

GMT+8, 2018-10-24 04:50 , Processed in 0.19635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