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青年诗词楹联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59|回复: 38

中青诗词学堂第一课作业(词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3 22: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烟波闲客 于 2016-10-10 22:15 编辑

首先很感谢中青给我们学习诗词的平台,我们定当好好学习。第一课主要讲的内容是词的一些基本概念,讲课老师是卢星老师,主要内容有以下这些:

1.拍、句、片、阙等量词的概念(《沁园春.雪》为例)
2.令、引、近、慢的概念
3.过片、换头、重头的概念
4.对偶句、谐声对偶、拗声对偶的区别
5.四呼、五音、宫调的理解(词的音乐性)
6.词的韵格
7.摊破、添字格
主要讲了以上七大点内容,大家好好温习研究,多拿几首词去对比学习,最后我们再次感谢我们的卢星老师。


作业:
1.去找一阙《鹧鸪天》分析有几拍、几句
2.尝试填阙《鹧鸪天》,注意过片、对偶句
3.谈谈你对于词音乐性的认识
作业截止时间:下节课上课前一天(到时候在群里具体通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5 13: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夜雨瑶 于 2016-10-10 20:03 编辑

18  张浩帆
1.
鹧鸪天  博山寺作(宋·辛弃疾)  
不向长安路上行。却教山寺厌逢迎。味无味处求吾乐,材不材间过此生。

宁作我,岂其卿。人间走遍却归耕。一松一竹真朋友,山鸟山花好弟兄。
                    
此词六拍九句。
2.鹧鸪天*临行前夕与同学登南禅寺夜饮
夜饮南禅第一峰,拈花对树月溶溶。
樽前但放今宵醉,莫问他年江海踪。
尘事已,旧盟空。离怀悲喜古来同。
人间自有金兰约,相逢何必在梦中?
3.
词的音乐性
想了好几天。想起之前看徐晋如的书中曾写道我国名族歌曲的两种形式:一曰以乐穿词,一曰以文化乐。最初词是为了配合演唱,作歌宴之时助兴,但传至后来,已由宴会所唱之大众情感转向抒发个人情感,当此之时,词则不再是音乐的附庸,转而与诗相提并论,在文学的地位上也与诗并驾齐驱。故今天学词,虽不可过重其音乐性,亦不可填词毫无音律可言。拙见。

点评

很不错的一首送别词了。既说了离别的一些悲情,也升华到鼓励自己以及好友,将来还有见面的机会,煞尾尤好。  发表于 2016-10-20 14:02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6 14: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17谢聪慧
鹧鸪天·送人
辛弃疾
        唱彻《阳关》泪未干,功名馀事且加餐。浮天水送无穷树,带雨云埋一半山。
        今古恨,几千般,只应离合是悲欢?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
四拍九句

鹧鸪天。秋思
        忽觉深秋应此时,晴空虽好冷风催。菊香不舍芳尤胜,柳翠难黄韵更奇。
        花漫漫,语迟迟。奈何一缕暮光晖。教谁作罢晨间乐,独守空闺掩户扉。

 词是一种特殊的艺术形式,“上不似诗,下不类曲”(吴梅语),却与音乐有极其紧密的关系,所以有的学者称词是音乐文学。词在南宋以前与音律是紧密相关的。什么是音?按照目前普遍流行的西方乐理理论来说就是音名,也就是C、D、E、#F、G、A、B,相对于中国传统音乐理论就是宫、商、角、变徵、徵、羽、变宫七音。什么是律?按照西方音乐理论,每一个八度都被划分为十二份,代表十二个不同的音高,即中国传统十二律———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中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七音、十二律可得到八十四宫调,词的音律就在这八十四宫调里,实际上也不是全部都能用到。那到底如何是词作不协律呢?这个问题有很多学者都以词谱已失,避而不谈,笔者经过研究,得出主张:汉语言的字在曲谱歌唱中不能发本身音的现象就是古人所谓的不协律。宋代张炎曾在《词源》里记录了这样一件事,张炎的父亲张枢“每一作词,必使歌者按之,稍有不协,随即改正”,有一次张枢发现自己的词里“锁深窗”的“深”字不协,改为“幽”字又不协,最后改为“明”字歌之始协。清代戈载的《词林正韵》里谈及此事云:“‘明’字为阳,‘深’‘幽’为阴,故歌时不同耳。”也就是说“明”字是阳平调,“深”、“幽”为阴平调,所以唱出来是不同的。在京剧艺术里,有一标准是“字不能唱倒”,也就是唱腔中的每一个字都要发字的本身音才行。何为“唱倒”?用歌曲的例子也能说明问题,如歌曲《东方红》开头“东方红”三个字中的“红”字,在演唱的时候并不是发它本身的阳平调hóng,而是近似于阴平调,如果强行唱阳平,将不得不改变曲谱了。这就是古人所谓的词不协律的现象。戏曲唱腔中能做到每个字都发本身音就是戏曲界非常重视的“字正腔圆”的标准。清代人黄周星在他的《制曲枝语》里的说法则更为概括:“三仄更须分上去,两平还要辨阴阳。”
  利用四声的调节使得文学作品具有了音乐性,是沈约等人最早研究和发现的,这对于中国韵文影响颇深。声律问题的被关注,并不是在曲谱已失之后才兴起的,写诗只需要分辨平仄就可以了,但是倚声填词就不能如此简单了。在音律关系里我们举证了“两平还要辨阴阳”,这里再来说说“三仄更须分上去”。写诗的时候上去二音都属于仄音,不需要分辨,填词的时候就需要分辨了。因为词由长短句组成,就是要靠四声的调节来凸显其音乐性,这里所说的“音乐性”不仅是指词的音律美,更是汉语言声律和谐的美。上去二音在古人认为是有区别的,不能完全归结为仄音。清代万树说:“上声舒徐和软,其腔低,去声激厉劲远,其腔高,相配用之,方能抑扬有致,大抵两上两去在所当避。”这个道理不难理解。说去声“激厉劲远”,有如毛泽东《沁园春雪》中的“望长城内外”句,“望”字是去声,张显领字的气势,可谓“激厉劲远”,如果换作上声就没有了气势(但是在目前存在的词谱上,这个位置只是标明了是仄音),可见词人们在“一字逗”处总是用去声标注。宋人沈义父《乐府指迷去声字》亦云:“但看句中用去声字,最为紧要。”晏殊在词作中已经有意识地使用去声字了,所以说词至晏殊而始正。说到上声,可以苏轼的《蝶恋花》为证,韵脚基本都是用的上声,读来回绕缠绵,感情委婉细腻,可见上声“舒徐和软”。
  再说说入声。一般认为入派三声发生在元代,其实不然,在宋词中早有入派三声的现象出现,如晏几道《梁州令》“莫唱阳关曲”,“曲”做丘雨切,叶鱼虞韵;柳永《女冠子》“楼台悄似玉”,“玉”做于句切;又《黄莺儿》“暖律潜催幽谷”,“谷”做公五切……说明入声可以做三声,在宋代已经开始了,但是这种现象正和用方言入韵一样,是被正统词派所反对的。在词的创作中,四声阴阳的使用是非常讲究的,尤其是周邦彦,他在处理三仄的时候,从不是草草了事,读起来自有一番情趣。因此龙榆生《词学十讲》里评价周邦彦时说:“他对四声字调的安排,确是能够符合‘高下抑扬,参差相错’的基本法则,而掌握得非常熟练的。”说到词的音乐美,词韵和双声叠韵也是不能不提的。词韵不同于诗韵,诗韵使用起来很严,词韵则不是,仄声上去通押,入声独立,而且词还有句中韵,这是诗所没有的。清代戈载在《词林正韵》里云:“韵有四呼、七音、三十一等,呼分开合,音辨宫商,等叙清浊,而其要则六条:一曰穿鼻,二曰展辅,三曰敛唇,四曰抵齶,五曰直喉,六曰闭口。”戈载又把各个韵部分别归于这六种分类。这样的分类,正满足了词的音乐性的需要。词的音乐性体现在每一个音节上,所以说词是音乐的文学。再说双声叠韵。王国维在《人间词话》引用清人周松霭之《杜诗双声叠韵谱括略》说:“两字同母谓之双声,两字同韵谓之叠韵。”也即是两字同声母的谓之双声,同韵母的谓之叠韵,这是一种运用声律来达到词作读起来或唱起来音节优美的方法。如李清照的“东篱把酒黄昏后”,如果你多读多念,会发觉这里面似乎有一种“押韵”的感觉,念起来顺口好听,因为这里面就有双声叠韵,“黄昏”就是双声,“酒”“后”又是叠韵。可见在美妙动听的词作背后,有很多音乐性的规则、理论和创作方法在为词本身增加艺术性,岂止是文学性的功劳呢?我们今天不说创作填词,只说鉴赏词,难道只单单看那些文字吗?音乐美是文字华丽的外衣上点缀的珠宝,更是文字由内而外气质的流露,是和词作文学美相互作用相互补充的另一种词魂。

点评

上片尾句,韵更奇,有点怪,不太理解。下片倒是写的不错。  发表于 2016-10-20 13:35
应该是一位闺中女子的秋思吧。起句这样起,倒也不错,但是后面几句好像都没接好。起句这样说,那后面要对这个深秋做一番解释才对,但单单用冷风我认为是不够的,三四句的描写也不像深秋。  发表于 2016-10-20 13:35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7 19: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16 张新艳
一                                 鹧鸪天
                                    晏几道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共四拍 共九句




二                                     鹧鸪天
                                        张新艳
风挑绸帘窥砚屏,无心吹倒淡花青。横枝树叶毛虫袭,露子红莲黄雀迎。
仿古墨,坐云亭,且闻栏外鸟儿鸣。悠悠漫步寻踪迹,却是陶瓷画里声。


三:个人觉得词是要跟音乐性要有关联的,众所周知词以前是唱的  如同现在的歌曲。而怎么唱虽然没有遗传,但平仄规律就是一种音乐节奏性的记录 。  现在写词都是只按平仄来    这种写出来没有音乐特性  好比写歌词谱曲   写好歌词在谱曲 都会因为不合拍而改动歌词     但古人文化已丢失这种唱的功能 我们也没有办法去拯救 只能尽量不会读起来别扭 不同顺 没有动感   只能在写作同时去了解一些关于古代音乐方面的知识  乐理是必不可少的   没有一个写歌词的人是不懂乐理的人。  词不是诗   即便是诗  诗都有节奏感的何况是词。要知道艺术概念中文学也在其中占着分量。文学和艺术是分不开的。

点评

起头两句还不错,有点感觉。三四句,虽然说描写的很清楚,但是语句过于直白,不耐品。下片也中规中矩,大致写了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所见,尾句不是很理解  发表于 2016-10-20 13:39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7 19:55:46 | 显示全部楼层

02   王井飞

一、
《鹧鸪天— 座中有眉山隐客史应之和前韵,即席答之》
黄庭坚
  黄菊枝头生晓寒。
人生莫放酒杯干。
风前横笛斜吹雨,
醉里簪花倒著冠。
  身健在,
且加餐。
舞裙歌板尽清欢。
黄花白发相牵挽,
付与时人冷眼看。
黄庭坚的这首《鹧鸪天》共六拍。分别为尾字为韵部的“寒、干、冠、餐、欢、看”六句。且每句独立成意境,因此黄庭坚的这首《鹧鸪天》共六拍。
黄庭坚的这首《鹧鸪天》共九句。不管几个句号,每一个分句都是一个“句子”


二、
《鹧鸪天·秋景感怀》
半树青葱半树黄,
秋风幽隐叶轻扬。
千山裙带缤纷色,
曲径丛生馥郁香。

栖鸟静,
晚风凉。
一时秋意满襄阳。
家山应是相同景,
借取他乡看故乡。

三、
对词的音乐性的认识:
    词的基本概念已是众人皆知的,在此就不用再赘述。而对于词的音乐性这一问题历来就备受争议,诗词的写作我们称为“写诗填词”,即词是填写的,而不是自己想当然的根据自己的意愿来的。既然称为填词,填词依据的则是词谱,因词谱已有定型,由此而填。我们知道,词又称曲子词、乐府、乐章、长短句、诗余、琴趣等,就是因其具有音乐性,是可以合乐的歌词。 按音乐性质来分:词可分为令、引、慢、三台、序子 、法曲、大曲、缠令、诸宫调九种。
    对于词的音乐性,我与大多数人一样,持折中主义一说,既不赞扬也不批判。因为无论是词,还是别的文学艺术形式,总会有人开天辟地地改革一番,这类改革开始总能被注入新鲜空气,甚至促成一个派别,创始人总是才华横溢,集大成者亦总是能够更准确把握本流派风格的尺度,如柳永、苏轼。但总有追随者刻意模仿,把本来是灵魂的东西方法化,化天赋为技巧,当技巧不能完全替代天赋时,就催生出故意扩大形式的弊病,长此以往,此派的创作之路越走越窄,直至衰落。词也一样,像以苏轼为首的豪放派就看重文学性,苏轼“以诗为词”———不仅用诗的某些表现手法作词,而且让词和诗具有同样的言志咏怀的作用。这样就改变了词在音乐性与文学性上的传统限制。在音乐上,苏东坡打破了协律的束缚,也就是不再对协律问题亦步亦趋;在文学上,他打破了题材的束缚,使传统的离愁别苦不再是词的唯一题材,引入了雄强的词风,是词的艺术形式的重大变革(这是苏轼历来最被争议的话题,褒贬不一,各执一词)。但是苏轼并不是粗野和完全不顾音律。词发展到今天,即使不能歌唱但还可吟诵。后来者模仿苏轼,只强调不讲协律,就连文学性也给形式化了,那和只强调乐谱,不敢越雷池半步的音乐派又有何区别呢?同样为了音乐性而不顾文学性的,也是音乐派的流弊结果。
  任何时代都具有那个时代独特的特点。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任何艺术形式,但凡能触动人心灵甚至是灵魂的作品,都有一个共通之处,那就是“情真意切”。词的音乐性的流失的确改变了词原本的亮点,但是纵观文学的发展是逐渐趋于平民化的,我们不必刻意去追求,就像词是那个年代的“流行歌”,但是现今社会的流行歌却是另外一个模样。就算现今社会还保存古代词谱的唱法,现如今的人就会接受吗?我想一样还是会被弱化或者遗忘,就像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结局一般。因此,时代会选择留下的也会有选择舍弃的。

点评

有一点,上片三四句中 缤纷色,可能用的有点过了,可以稍微处理的冷一些  发表于 2016-10-20 13:44
可以,井飞这首相当成功了!上片纯景色,描写一副襄阳的秋景图,一直到煞尾两句,一笔点到家乡,才知道这事怀乡之作,这两句点睛之笔!有意思!  发表于 2016-10-20 13:43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7 20:5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波闲客 于 2016-10-7 21:24 编辑

20 罗翊丹
一、
《鹧鸪天·晚日寒鸦一片愁》 辛弃疾
晚日寒鸦一片愁。柳塘新绿却温柔。/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肠已断,泪难收。相思重上小红楼。/情知已被山遮断,频倚阑干不自由。/
此词四拍九句。
二、
《鹧鸪天.秋》
灯火通明似昼时,繁华一派落尘灰。红颜白骨多情累,青冢黄昏又恨谁?
明月夜,绿杨堤。木兰舟下洞庭西。秋江也复春江陆,此去青山未有期。

三、
关于词的音乐性,根据词的缘由追溯得知,词原是曲子词,倚声填词之类的,与音乐艺术方面有很大的关系,因为调子不同会影响词内容的选择,用不同的音乐手法去表达填曲人内心的感受。现在因为时间历史的原因,导致词曲只剩下文字没有音乐的还原,但是并不妨碍我们去了解感受词中的场景和词人的心情。因为词在后来的发展中也慢慢从曲调中有所脱离,从平民文化到上流阶级的发展,重其意的发展。所以我觉得词的音乐性问题值得我们探索,但是不必过于强求。文以载道,一个作品的根本在于作品本身的价值,它所表达的意义和价值是否真实,音乐性的服务只是为了更好地感受和了解词和词人所要表达给我们的思想和感受。根据当前的认识,个人觉得可以多多了解认识词的音乐性美在哪里?但是始终不忘根本。

点评

班长这阕,应该是有什么故事的吧,题目看不出来。。。内容方面,写的还是挺不错的,有点像怀古之作。倒数第二句,“秋江。。。”这句不是很理解,也好像跟最后一句接不太上,斟酌!  发表于 2016-10-20 13:47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7 22: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013 陈礼院
一、鹧鸪天•林断山明竹隐墙
【作者】苏轼【朝代】宋代
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池塘。翻空白鸟时时见,照水红蕖细细香。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本词六拍九句

二、鹧鸪天 望江有感
一抹残阳空照楼,
楼前秋水自西流。
无心斜雁天边过,随意飞花风里囚。
人易散,醉难休,
年年都有这般愁。
无端恨做他乡客,身似飘摇不系舟。

三、词的音乐性:
词从最初的俚俗曲子词而逐渐被文人所重视,至晚晚唐、五代,北宋早期文人词有了很大的发展,主要作为茶余酒后,歌筵舞榭的消遣之用。词的音乐性一直在这种传统中延续。到了柳永,词写出了长调慢曲,用俚俗的语言来写作内容,但主要是供歌妓所唱,所以自然还没有离开音律。及至周邦彦,继承了柳永的路数,只不过周邦彦的词去除了柳词的俚俗之语,在写作方法上又进一步提高,把柳永的直叙改为曲折回环,变化很多。由于他精通音律,在词律方面起到了规范的作用。
而苏轼的出现,他“以诗为词” 让词和诗具有同样的言志咏怀的作用。这样就改变了词在音乐性与文学性上的传统限制。在音乐上,苏东坡打破了协律的束缚,也就是不再对协律问题亦步亦趋。而后辛弃疾,刘过、刘克庄、文天祥等人继承苏轼这一特点,再一次实现了从音乐性为主到文学性为主的转变。
但是还有一派他们继承了周邦彦的风格,仍然是以音乐性为主张的词人,如姜夔、史达祖、吴文英等人,这一派别的主张就是“词以协律为先”,一切创作都要服从协律。
不过普遍学者都认为词应该考虑音律的。宋人沈伯时《乐府指迷》云:“音律欲其协,不协,则成长短之诗。”可见,词的写作如果不考虑音律的话,就是“长短不葺之诗”(李清照语),宋人张炎在《词源》里也说:“词以协音为先。”清人戈载《词林正韵》云:“律不协则声音之道乖。”可见词在南宋以前与音律是紧密相关的。
为词还有遂有“别派”“当行”之目;李清照认为,所谓正宗派,必须全协音侓,而又不可“词语尘下”;此秦、贺诸家之所以为“当行”也。晏、黄业见前章;其建立正宗词派者,当自秦观、贺铸二家始,而周邦彦实集其成。

点评

有意思,这阕很不错。上片都是登楼所见,三四句尤为出彩,是经过自己的一番炼字。下片转为感情表达,煞尾也很棒!吹毛求疵的话,恨做可以改为竟做,比较合理一些  发表于 2016-10-20 14:01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7 16: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01曾玉龙

1《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  宋-晏几道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拌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影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此词四拍九句。

2、鹧鸪天-病中感作
帘外苍茫一色收,寒烟暮雨冷中秋。长敲韵字心无绪,欲起残躯病却囚。
人未见,语先留。几行心字寄深忧。相离千里殷勤问,长使三更掩泪流。

3、词的音乐性
   因为词是配乐的,词调舒促抑扬,不断变化,如果与四声的长短升降配合得当,就能增强文字表情达意的效果;若不严格区别,字调的变化也就适应不了曲调的变化,有时甚至会妨碍意思的表达。

  唐五代时,对词的声调,要求不严。词基本上跟诗一样。宋以后,渐渐注意到三类仄声字的区别。但是,由于过分强调字、调的分辨,有时也会妨碍对思想感情的表达。因此,对于通行词调,只要求分别平仄,只在某些关键之处,才讲究一下仄声中的上去八三声之分别。

点评

这番病中所言,也是蛮感人的。基本上没什么毛病,感情真挚,相当不错了  发表于 2016-10-20 14:05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8 23: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10号陈胜男

1.鹧鸪天
独背残阳上小楼
纳兰性德
独背残阳上小楼,谁家玉笛韵偏幽。一行白雁遥天暮,几点黄花满地秋。
惊节序,叹沉浮,秾华如梦水东流。人间所事堪惆怅,莫向横塘问旧游。
此词为5拍9句

2.鹧鸪天
熹妃叹
如旧江山绕指柔,满城飞絮莫言愁。金鸾玉笛惊鸿舞,白雪红梅明月楼。情易断,梦难求。怎成比目与君游。如何四季相思苦,已是离人半世浮。
3.我对词的音乐性的认识
    正所谓唐诗宋词元曲,对词的音乐性的认识我打算从最典型的宋词解说。
我们学习一首词时,老师往往会介绍词人生平以及写作背景。这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以及感情基调。词人也有派别之分。豪放派的辛弃疾,苏轼。婉约派的李清照柳咏。往往提到豪放,我们会激情澎湃,而边响起的是那铿锵有力的歌调。提起婉约,我们会想起落花满地,泪眼问花……耳边是那悲情的曲调。由此我们不难发现,词也是有音乐性的。
     中国古典文学 自产生之 日起,就与音乐相伴相生,《文心雕龙·明诗》篇:“昔葛天乐辞 ,《玄鸟》在曲;黄帝《云门》,理不空弦。”,说明中国文学和音乐在产生初期就密不可分。纵观中国文学史,从诗经 、汉乐府再到宋词元曲无不体现传统音乐对文学体裁的深远影响。词的产生与发展更是与音乐紧密相连,词与其它文学形式最根本的区别就在于,词是在音乐的基础上的进一步阐释与升华。“所以词最根本的发生原理,也就在于以辞配乐,是诗与乐在隋唐时代以新的方式再度结合的产物。”
     词最基本的功能与传播手段是演唱 ,“许多名词名作,在急管繁弦声中,唱遍了酒楼歌院,塞北江南。词人的作品集所命名往往与音乐有关,如姜夔的《白石道人歌曲集》,周密《频洲渔笛谱》、苏轼的《东坡乐府》,这些命名无疑都表明了词是作为歌的载体而存在。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音乐是词的第一要素,正是有了音乐性的引导与规定,才衍生出了宋词独具特色的文学性。
柳永词婉约,苏轼词豪放,婉约派与豪放派不只是文字内容上的划分,亦牵涉到声律。首先,我国传统音乐在形式与内容上都有着与诗歌相融合的因素,如音乐形象 节奏 、音
高、调式等。唐宋词人乐,接受了唐宋时代燕乐的制约。燕乐的律调规定了词的声律 ,词的特性正是在燕乐孕育下形成的。“由乐以定词 ,非选调以配乐” 要求歌词创作首先必须
服从燕乐的律调,即必须协音合律,词调依宫调定律。“长短其句以就曲拍”,歌词入乐除了依据宫调以外,还必须配合乐曲的均拍。

点评

胜男这阙词,之前第一个版本来问我,当时我给起句 不太好的意见,改完之后,好很多啦!原来的词作显得很突兀,现在的上下倒是能成为一体。虽然,我还是不明白情节是啥,但是要点个赞,不错!  发表于 2016-10-20 14:08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4 15: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卢星老师可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8 10: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14号明眸
一、鹧鸪天
林断山明竹隐墙
苏轼
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池塘。/翻空白鸟时时见,照水红蕖细细香。/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本词六拍九句
二、
鹧鸪天
楚地清秋寒气长,凝眸又念小轩窗。
凌寒竹叶常浮绿,对月霜花又泛黄。
秋树上,枯枝旁。
经冬小雀筑巢忙。
人生辗转难如意,醉卧花间不上妆。
三、我对词的音乐性的认识:

自词兴起以来,主要是用于歌唱的,士大夫家里的歌妓或者是秦楼楚馆的艺妓都在歌唱这些词作,所以对词的音乐性是重视的。但那时词的音乐性要重于文学性,词的乐谱很多,但是题材却只限闲愁,男欢女爱之情、思念之苦之类。虽然柳永使得词在音乐上取得了很大发展,但是题材内容依旧跳不出晚唐五代的桎梏,甚至俚俗之词,香艳之体充斥着词坛。只有苏东坡采用了新的填词方式,看重词的文学性和思想性,不再考虑是否每一个字都协律,词不再仅为歌唱服务了,独立成自有的文学形式但李清照《词论》里说,苏东坡的词是“句读不葺之诗”、“又往往不协音律”。晁补之和张耒也是不赞同苏东坡的词风,晁补之说:“居士词,人多谓不协音律。”我个人认为能触动人心灵甚至是灵魂的作品,都是以“情”动人的。我们之所以被艺术作品打动,不是因为它的高难度的艺术技巧,而是被蕴含在艺术作品里的情所打动。与其在词的音乐性与文学性的桎梏中挣扎,不如真心捕捉自己的情愫,先严格按照谱调来填,真的有心声召唤,就是违反一些规则也是未尝不可的,关键是真我性情,打动人心。

点评

经秋的所见所感,是思乡之情吧。景色处理的还行,过片语句有点白俗,下片第三句有点多余,可以换别的。煞尾有意思,想象空间蛮大,让读者可以揣摩一会。  发表于 2016-10-20 14: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0 16: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08 秦雨欣

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
朝代:宋代
作者:晏几道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四拍,九句
分析:“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为一拍,写初识两人之间的脉脉深情,“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进一步勾画初盟情景。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过句开始转写到相思,再通过“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重逢突出久别相思不期而遇的惊喜之情,似梦却真。

鹧鸪天 秋夜有感
冷月无声秋意浓,露深霜重近寒冬。
落红零落西风里,玉笛横吹幽梦中。
愁几许,恨千重。秋声切切出疏桐。
素笺难缀离人泪,欲寄乡思无雁踪。


词的音乐性漫谈
词最早是一种音乐文学,词里最活跃的因素就是音乐(虽然词的乐谱如今早已失传)。在词的早期,音乐形式就是它的第一生命,文学内容才是它的第二生命。词家填词,首先是配合曲调,让歌妓来唱的。正因为如此,唐宋歌妓制度与词的关系就非常密切。另外,词发展到宋代,它的音乐性开始向抒情性转化,出现了我们说的诗化倾向。
在我看来,词的音乐性是可有可无的,不必在创作中可以的去追求词的音乐性。当然,我也不否认音乐性的重要性,在写好词的基础上,增加其音乐性,会更具韵律,使人读起来郎朗上口。

点评

读这阕词,透着一股冷意。起句,说明时令,但是有些累赘了,又是秋又是冬的。三四句不错。下片感觉情感有些不明,有点像乡思、相思。。。  发表于 2016-10-20 14: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0 19: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04 包慧慧
一、
                   鹧鸪天
                             苏轼
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池塘。
翻空白鸟时时见,照水红蕖细细香。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
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共5拍
               
二、
鹧鸪天•秋寒
帘外寒砧催暮栊,可怜落影已成空。
半笺意絮随风漾,一枕敧思凭月融。
霜事重,露华浓。圆圆残点挂疏桐。
忍将离恨翻弦去,捻尽相思此夜中。

三、
    无音乐不成词

点评

起拍“落影”不是很理解,三四句这个对偶很棒!煞尾蛮出彩  发表于 2016-10-20 14: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0 23:47:12 | 显示全部楼层
12唐云龙
鹧鸪天——落花
一别吞声眼欲迷,乾坤何处借魂栖。风吹雨打尘间客,色改香销脚下泥。
才转北,又回西,无人野径草萋萋。流波淘尽平生事,梦里唯闻杜宇啼。

点评

借落花起兴,既说景又说己—尘间客,煞尾一声感叹。。。有点沧桑,感情可以打动我  发表于 2016-10-20 14: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1 21: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09吴小燕

1、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
作者:晏几道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五拍,九句。

2、鹧鸪天-重阳会友
秋过重阳赴友期,再逢数载怕嗔迟。寒暄就菊黄昏里,斗韵飞觞夤夜时。
茶宴罢,但酬诗。沉吟黯黯自成痴。衔霜心底离思事,怯问边鸿知不知。

3、我认为词是音乐与文字相结合的一种诗体,音乐所显示出的韵律,节奏感是词具有别于诗体独特的美感。但是“乐工不能识,文人能歌者少,且妄加考订,而其理愈晦”,音乐与词实相结合的时代离我们已远,不用再深入的去研究了。

点评

煞尾出彩  发表于 2016-10-20 14:24
这首意思上很清晰了,重阳节见一个老朋友,很开心,离开的时候添愁绪。个别用字,再逢数载,这里可能是想说 数载之后需再相逢吧,这样用有点奇怪  发表于 2016-10-20 14: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3 13:3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鹧鸪天·别武汉兼怀诸子
(07孙才)
打点秋光日影西,一窗心事落余晖。
风来渐怕摧人醉,雁去偏留忆故思。
知恨晚,遇怜迟。存些图片念当时。
菊花几朵凭谁寄,从此相逢未有期。

点评

一首不错的送别词。三四句算是一个小高潮,煞尾也处理的不错。有一点,这里的故思的“思”好像是作名词 仄?  发表于 2016-10-20 14:3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20 13:3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雨瑶 发表于 2016-10-5 13:47
18  张浩帆
1.
鹧鸪天  博山寺作(宋·辛弃疾)  

很不错的一首送别词了。既说了离别的一些悲情,也升华到鼓励自己以及好友,将来还有见面的机会,煞尾尤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23 20: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朱敦儒 《鹧鸪天》
曾为梅花醉不归,佳人挽袖乞新词。轻红遍写鸳鸯带,浓碧争斟翡翠卮。
人已老,事皆非,花前不饮泪沾衣。如今但欲关门睡,一任梅花作雪飞。
           
             《鹧鸪天·杂感》
                                    ——漢水萧郎
      一曲笛音几人知?当时同唱鹧鸪词。如今风雨秋寒夜,不听清歌也泪垂。
     将进酒,莫停杯。樽前恨事付于谁?此心且作闲云去,身与尘埃各自飞!
                                         ——9月24日

        近读吴梅先生《词学通论》,先生对词的音律研究让我很佩服,但是涉及一些宫调选声韵时候,感觉有些复杂了。但是先生说的“三仄仍须分上下,两平还要辨阴阳”。我认为不能全部这样,但是在关键的位置,应该注意音律,三仄要区别,两平也要区别。我们对音律可能研究的少,知道的少,但是要尽量的去做到 谐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青年诗词楹联网 ( 渝ICP备18002747号  

GMT+8, 2018-12-19 03:59 , Processed in 0.17849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